蕾娜從背後向艾索德用難以想像是能發出如此大的力道的纖細手臂,用力推了一把後自己也急忙跟著跳入樹林之間下的草叢裡。

 

「嗚唷!」

還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從背部傳遞來的強大力道送進叢裡的艾索德發出不像樣的悶叫聲,一個腳步不穩就狠狠的跌倒在地面上,半隨著「碰」的一聲土灰飛起在四周圍飛散,由細小岩石與塵土所構成的地面也被這道力量給壓出了些微的寬面痕跡。

 

 「痛…痛痛…。」

算進剛剛被頑皮的樹枝給絆倒的艾索德這已經是在這次遭遇中第二次親吻地面了,以一個受過訓練且還是艾爾搜查隊一員的劍士來說這已是足以成為別人眼中笑柄的一件大事了。

 

艾索德一手摸著上面沾滿了濁土的頭同時用另一隻手撐起身體,將半開的視線移往猛然將自己推入草叢中,正躲在矮叢後方觀察著外頭情況,那位從頭至尾幾乎可以說是鮮綠色葉子的化身的年輕女子——蕾娜身上,然後破口大罵:

「可惡!那種速度我自己應付得來,用不著你來幫我!」

 

 

但蕾娜卻像無視了艾索德的怒氣一般,頭也不轉地用高音調的聲音回道:

「聽你這麼說,我更加確定你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了。」

 「啊?」

一聽到貶低字眼的艾索德就像是只經由脊椎做出的反射行為一樣,馬上叫了出來。

 

 「我這麼著急躲開可不是為了那大傢伙的火燄。」

從側面可以清楚看見蕾娜那原本冷淡的神情開始轉變,嘴角微微的上揚,這笑容讓人清楚的感覺到不僅僅只是含有喜悅的成份,甚至可以說是「興奮」的成份占了大多數。

 

「再仔細看看外面吧。」

 望著少女嬌嫩的臉龐上那種看見有趣的事物自然發出的笑容,好奇心此時已經悄悄佔據了艾索德的心頭,帶著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情將目光迅速往外頭看去。

 

朝外頭看去僅見到怪物依舊放低身體,並以巨大的雙臂撐住地面,朱紅色的光芒從嘴裡散發出高度的熱能量,但令人疑惑的是牠只看向前方並蓄著嘴中的炙熱火源,卻遲遲未做出下一步的動作,如果是以針對他們所作出的攻擊,那麼就算是即時躲過之後火焰也應該早就吐出並燃燒森林。

 

「牠……在看什麼?什麼麼不攻擊……?」

——是什麼東西讓牠猶豫了?其他地方明明沒有任何異狀啊……。

 

不。

 

將這個夜晚裡深邃的黑暗照亮的並不只是只有怪物嘴中的火炎所發出的光亮。

 

在怪物正前方的更遠幾公尺處,漆黑之中包覆著一團逐漸清晰的圓球體的輪廓,即使沒有直接感受到溫度,但卻能隱隱感覺到那是一顆從最深層的地方散發出高溫,有如一頭溫馴卻隨時會釋放出體內的狂暴野性的猛獸。

 

 「那是?」艾索德瞪大他寶石紅的雙眼喃喃道,反應遲緩的他這時才驚覺蕾娜急著閃避的真正理由。

「總算明白了?」

那個位於怪物前方的光球正以極快的速度不斷漲大,光球下的少女在巨大光球得相對比較之下,原本就小人一號的身軀更顯得嬌小,深紫色且有著白邊線條的連身短裙套服,邊緣的白色線條被火燄彩成赤紅色,與服飾互相搭配的紫色短髮在火紅光球的照射下,表面彷彿覆蓋上了一層鮮紅的薄紗,纖細的手臂高舉頂端連接著金屬圓環的長杖,張開櫻桃般的小嘴發出細微的聲音。

 

 「感謝配合。」

此時聲音完全快被巨大的的魔力引起的強烈旋風摩擦物體的吵雜聲音給掩蓋過去,雖然並沒有真正聽見,卻令人清楚的感覺到她所要說的話。

 

「魔力蒐集完畢。」

 

大量天空藍的魔力以螺旋狀順時針旋入的方式化為紅色的火焰與中央的光球合為一體,光球的體積以飛快的速度增大,就像將周遭一切吃掉再化為己有的可怕怪物,直至大小增大至像一顆小型太陽一般,魔杖釋放出的魔力才逐漸乾涸。

 

直徑約有五、六公尺那麼寬的圓形熔岩球體,肆無忌憚的把黑漆漆的夜色渲染成夕陽一樣的赫紅,與這樣強度的照射下相比,怪物口中的火炎的充其量不過是火海中的一小撮火苗罷了。

 

事實上這些比火焰更令人感到震懾的可視能量只是轉化成具有「似火性」的魔力。

 

 

魔力可藉由每個人所擁有的不同「艾爾屬性」來進行轉換,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這種能力,在人類的世界每十個人當中約有四個人擁有「轉換魔力」的這種能力。

 

 

大部分具有這個天份的人只會擁有一或兩種不同屬性的魔力,不過凡是有正常就會超出範疇的少數例外,少數用有特殊體質的人可以同時具有三至四種甚至是比這些數目更多屬性的能力,而愛莎這種以魔法作為主要技能的人在世界上被稱為「魔法師」,魔法師通常都具有三種屬性以上的魔力,抑或是天生具有高人一等的「魔力」才有辦法勝任的職業,這也是為什麼法師在全世界的「可以使用魔力的人」當中,只佔了一成左右,也就是總人口數的百分之四而已。

 

 

「要上嘍!」

愛莎原本因專注凝聚魔力而微微瞇起的炯亮雙眼,在魔力迴旋所引起的強風「砰」一聲響嘎然停止的同時,專注集中力的嚴肅神情也隨之化為一貫的自信的笑容。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嬌小的身軀以蹲低的姿態往上方奮力一躍,雙手緊握住淡紫色的魔杖上所連接的不管從哪方面去想都不可能是愛莎所能夠舉起的紅炎巨大球體,雙臂高舉後用砍木柴的姿勢猛力像下一劈,在魔杖的帶動下火球以彷彿要將一切燃燒殆盡的氣勢攻向怪物,距離較近的樹木在火球行進之間也隨之燃了起來,壓低重心的怪物將充滿利牙的嘴中蓄力以久的淺紅色火焰連同駭人的咆嘯聲一起吐出,雙方以敵意幻化而成的火焰在極短的時間內拉近距離,一下子間就迎面撞上。

 

轟——!

 

兩者交會的瞬間,互相較勁的衝擊力道合出低沈的強音,刺眼的光芒也即刻增強,呈放射狀的金白色光束刺痛著在場所有的人的眼睛,兩者之間撞擊而出的火花像四處飛濺,兩團火焰釋放出最高的熱量互相抵抗,以強烈的衝擊力道來表達自己想吞噬對方的慾望。

 

但這樣的情形並沒有持續太久。

 

「給本小姐消失啊——!」

張口把心底的積蓄已久的怒氣化成語言大喊而出的同時,愛莎加重施力似的臉上稚嫩的五官也糾成一團,紫色魔杖前端上由魔力聚集而成的火球猶如被灌進了氣的氣球一樣再度膨脹了約五成的體積,所引起的衝擊力道也加強壓出了更加強勁的旋風。

 

雙方攻擊在這一刻忽然失去了平衡,前一秒還可以與愛莎的攻擊抗衡的怪物吐出的火焰吐息在一瞬之間就變得完全沒有招架之力,不斷的向後退,再退,直到被強塞回嘴裡後又完全消失,只剩下愛莎的火球掌控了整個局面,連畫面也被火紅的色彩給吞沒下去。

 

先是一陣狂亂的火炎在提昇力度到最大極限之後,再漸漸地平息下來,強風快速跑動所摩擦出的「轟轟」聲響也緩緩消散在暗沉的森林四周圍,殘留的火屬性魔力餘燼呈零星地飄散在周圍直至最後融入背景之中,而大範圍攻擊所波及到的樹木上正在燃燒的火苗也化為藍色的魔力再次集中回愛莎的魔杖之中後消失無蹤。

 

或許是先前的衝擊聲響太過巨大,怪物那種高質量的生物在倒地之後的聲音都完全被掩蓋過去,只見怪物以正身朝地的大字型趴倒在地,身上那堅硬到像是鋼鐵一般的毛也出現了灰黑色的焦痕,巨大的身軀旁還隱隱可見因倒地揚起而未完全落定的塵埃。

 

「似乎…還有一點氣呢。」

怪物頭部的正前方站著一位身材矮小的紫髮少女,上身隨著稍顯急促的喘氣而不斷搖晃著,體力消耗的程度已經到了連口齒都有些不清楚的地步。

 

「最後……。」

 

話還沒說完,接著就舉起她握有的魔杖的右手直到手所能延伸的最大長度,準備要給予這個妨礙她追擊偷竊「艾爾之石」的兇手的怪物最後的一擊——

 

「不行!」

突然間清亮中帶著幾分成熟的叫喊聲從愛莎右方的草叢裡傳來,著急的情緒甚至到像連聲波傳遞的速度都為之變快(當然這是不可能的),矮樹叢上的黑影裡隨即透出了螢光綠色調的長髮少女,正跨著些小的步伐往這邊趕來。

 

但是愛莎手上高舉的紫色魔杖仍舊停在半空中,絲毫沒有想要停止動作的跡象,若把動作放慢來看的話,應該能見到魔杖在手臂的帶動下正以低速揮向倒地不起的怪物頭部上。

 

啪!

 

一聲因擊中軟物而發出的悶沉聲音響起,登時還沒揮動到一半的魔杖被從旁伸出的白皙手掌抓住而停止繼續往前,這隻伸出的白皙手臂不像是人類所能擁有,不,應該說是從頭至尾都散發出一種「我不是人類」的氣質,它的主人正是那位披著一頭螢光綠長髮的少女——蕾娜。


因行動被蠻力給制止的愛莎發出似小孩的抱怨:

「作什麼啦!」

「牠已經沒有威脅性了。」蕾娜發出跟手上的緊握力道一樣堅決的嗓音。

「什麼沒有威脅性?所以才要趁這個機會呀!」

「不行。」

「為什麼?」

「先放下武器我再跟妳解釋。」

「不要!」

 

愛莎胡亂扭動著被蕾娜緊緊抓住的魔杖,試圖擺脫這個強大的束縛,似不給眼前這個被打得性命垂危的怪獸最後一擊就怒火難消,不過儘管她再怎麼使出最大的力氣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奇特扭動姿勢,還是無法擺脫這道與施力者的形象完全沾不上邊的巨大力量,掙扎了好一段時間後才好像心服口服地鬆懈下原本扭動的身軀,用低垂的肩膀和認輸的神情發出沒有元氣的投降信號:

「知道了啦~~,可不要跟我說一些奇怪的理由哦,否則到時我可不保證不會再痛扁牠一頓。」

其實愛莎有這樣的衝動也是人之常情,當自己在執行最自己來說的重要事務時卻被無冤無仇的怪物給攻擊而耽誤了,如果只是這樣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還被對方的重擊弄到傷痕累累,換作是脾氣再好的人可能也會動了肝火吧。

 

見到愛莎終於甘心放下她手中的魔杖,蕾娜才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放開了原本緊握魔杖的細白手掌,緩緩地放下手臂到側身,有如把原本緊張的情緒化做具體的氣呼出一般後,才開口說道:

「我還以為你會更加頑固呢。」

「啊?!」愛莎張大了嘴做出極為誇張的反應:

「妳的意思是說我看起來很頑固摟?」

 

愛莎雙手彎插在腰間一臉不快地鼓著雙頰埋怨,見狀害怕愛莎做出什麼衝動行為的蕾娜連忙水平向交叉在胸前揮著雙手解釋:

「不不不…不是啦…!」

 

善於口才的蕾娜遇到愛莎這種俗稱「開朗亂來派」、「我管妳那麼多系」的人,也就是自己最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就算是身處絕大部分都是「聰明精敏」的「光之精靈」一族,長期下來習慣的對話方式還是有所差異,當得意的口才碰上這種類型,就會像遊戲高手遇見不按牌理出牌的新手也有可能敗北或「苦戰」一樣,變得無用武之地。

 

 

「我是說……。」

「明明就是那個意思呀!對吧?」

「沒錯啊!」

「嗯嗯……誒?」

 

蕾娜對這個從旁突然之間加入話題的聲音不加思索的表示附和,頓時四周的氣氛寂靜了幾秒,隨後在身體自然感覺下才發現自己不小心脫口而出的話有點不太對勁。

 

因得知真相而即將要火山爆發的愛莎。

驚覺自己說錯話而垮了半張臉的蕾娜。

因為惡作劇成功而咧嘴大笑的艾索德。

 

 

這幾件事情幾乎是在同一個時間點發生。

 

「吼啊啊啊啊!」

「糟了啦啊啊!」

「哈哈哈哈哈!」

 

不知何時站在蕾娜左後側,手上握有大約有一公尺這麼長的大劍的紅髮少年——艾索德在他那可以明顯看出仍有些稚氣的臉龐上掛上惡作劇成功的快樂笑容,毫不客氣的將兩排白潔到可以反光的牙露了出來。

 

「吼啊啊!」

愛莎將身體的靜止打破迅速的舉起握有魔杖的右手作勢要往性命垂危的怪物再揮過去,比高高舉起的杖稍低的是在深處彷彿可見到熊熊怒火在焚燒的瞪大雙眼,以愛莎那瞻前不顧後的魯莽個性難保不會真的揮下手中的魔杖,在這一切都來的讓人不知所措的情形下,等著最壞結果發生的狀況裡,令人意外的是愛莎高舉的手像癱軟似的慢慢垂下收回,之後撇過臉看向森林的某處,用她那側臉也能清楚看見的嬌怒神色說道:

 

 「如、如果我這樣做的話……,不、不就像在認同我看起來很頑固那樣嗎

?我才、才沒那麼笨,哼哼!」

 

「居然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愛莎沒做出更衝動行為雖然讓蕾娜再度將緊張的情緒得以釋放,但完全與「不准攻擊怪物」無關的理由也讓她不盡無奈的垂下頭來吐槽,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將視線快速的掃過把巨劍插立在地面上並雙手插在腰間的艾索德以及雙手環抱在平坦的胸前臉上還殘有少許不服的愛莎後,將拳頭舉起頂著嘴邊發出了一陣清喉嚨的聲音,神色一定張口說道:

「首先,你們……是魔奇村莊的居民嗎?」

 

原本裝載著些許凝重的氣氛在蕾娜開口的那剎那瞬間緩和了下來,這天外飛來一筆的提問並不是什麼讓人難以回答的問題,艾索德馬上用像是小孩被問到自己的拿手題目時的興奮中帶著幾分囂張的神情高聲回答:

「我可是從小跟著爸爸和姐姐在這裡生活的哦!」

「我是為了參加艾爾搜查隊的入隊測驗才來的,這跟那頭怪物有什麼關係嗎?」接著話題回答的愛莎有些疑惑的問道。

 

的確,這個問題照字面上的意思來看實在讓人很難將它和「不能殺死怪物」聯想在一起。

 

 

蕾娜接著把視線投往疑惑的愛莎身上,手自然的舉起做出雙手叉腰的姿勢,以她那沉穩精敏到讓人感到既安心又可怕的口氣繼續說道:

「既然如此,紅髮小鬼應該知道那頭襲擊你們的大塊頭是什麼了吧?」

 

 

聽見蕾娜這麼一說,彷彿有把劍與心中的記憶擦出警覺的火花,從方才就以有點不正經的方式來進行對答的艾索德,頓時領會到現在三人所說的事不是自己想像中那麼輕鬆,立刻把心中的情緒一收,臉上的笑容也添了幾絲難色,一面轉動著腦袋一面斷斷續續地回答道:

「嗯……,我記得好像是噗魯的其中一種……,是年紀比較大的一種噗魯,等、等等,老爸曾經跟我說過牠具有感知艾爾之石狀況的能力,如果艾爾之石有什麼危險牠也幫助剷除入侵者……。」

 

 

「這樣來說,牠會攻擊我們實在有點奇怪呢。」

在艾索德簡略地說明了怪物的來歷之後,愛莎很快的得出結論,臉上皺起的兩眉在此時距離變得更近。

 

蕾娜舉起右手停在與頭部右側同高的位置,並伸出食指指向滿佈星點的天空:

「這就是我為什麼阻止妳的原因了,畢竟是從以前到現在都是人類夥伴的動物,在還弄清緣由之前,不,就算單論牠對人類的恩情我們就理應饒過牠這次。」

 

 蕾娜看像愛莎的臉如此解釋道,而愛莎則是小幅度的點了點頭,表情已從不服氣轉為「不好意思惹了麻煩」的糾結符號。

 

「現在問題就在於為什麼這隻巨大噗魯會攻擊你們。」

蕾娜將停在頭部附近的右手用力的指向愛莎,臉上又比原先多了幾分凝重,語氣也略顯沈重,登

時氣氛被裹上了一層沉寂,三人都紛紛陷入了思考的漩渦之中,各自已不同的速率想著眼前這個問題,就在黑暗與靜謐逐漸往周圍擴展開時,被突如其來的一陣吼叫聲給打破:

 

「嗯…嗯…嗚啊啊!這種事情完全就不是我的專長啊!」

 

絞盡腦力的艾索德一邊發出抓狂似的吶喊一邊用雙手胡亂用力地騷亂著他那不遜於火焰的紅色刺髮。

 

 

一旁的愛莎看到這幅景象瞥了艾索德一眼無奈的輕嘆一口氣,接著轉過視線到蕾娜身上,甚為自信的語氣回答:

「其實仔細想想,這並不難解釋啊!那該死的怪物在察覺到異狀之後,趕過來的時候撞見也正在追趕犯人的我們,誤以為我們就是偷走村莊所擁有的艾爾之石的人,在情急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攻擊我們,這樣或許就說得過去了。」

 

愛莎一口氣說完自己思考出結論,如果那隻噗魯還有意識的話應該會覺得被愛莎的那番話所羞辱了吧,畢竟噗魯是具有靈性的動物也聽得懂人類的語言,而蕾娜就像早已在腦中想好愛莎將得出的結論然後設定好了回答一般,完全不留一點空隙的接下去繼續說道:「的確,這是最合理也是最為正常的解釋,至少也符合事情發生的結果,雖然我也很想認同這個說法,但是……。」

 

 

接下去的話被吞了回去,似乎有什麼事情突然間阻斷了蕾娜的話,迷濛的月光灑在蕾娜葉綠色的眼眸上,眼中閃爍著猶豫不決的亮光,蕾娜特意把視線從兩人的身上移開,就像害怕自己的異狀會被艾索德與愛莎給發現。

 

「但是什麼?」

對於這種得倚靠腦力來解決的事完全不擅長的艾索德,在這種想加入卻又自覺幫不上忙的窘境下,總算事找到了可以插入話題的點並對著蕾娜發問。

 

愛莎同樣地也把疑惑的眼神投向蕾娜,等待著蕾娜說出剛才未說完的話,畢竟不管是誰都不會願意有人把對自己說到一半的話又藏回心中。

 

聽見艾索德的追問後蕾娜立刻將忘記藏匿的擔憂情緒收回心裡,回過頭以比方才更加溫和的方式回道:

「不……,也沒什麼,只是單純覺得身為協助守護艾爾之石的神聖動物,如此草率地攻擊身為同伴的你們,真是很魯莽的行為,對吧?」

 

「哦……。」

在聽完蕾娜對剛剛的話所作出的解釋後,艾索德與愛莎兩人用忘記關好的為開雙唇淡淡的回了一句,同時輕輕點了點頭。

 

艾索德這笨蛋大概是完全相信了,不過愛莎這舉動絕非是完全認同了蕾娜做出的解釋,而是隱約可以感覺到就算再繼續追問下去,大概也是得不到一個正確的答案,了解這樣做只是在逼蕾娜編造出更能讓人信服的錯誤答案,那還不如一開始就選擇這樣的決定是再恰當不過了。

 

當艾索德有點傻氣的不斷上下點著頭時,來回了幾次之後,伏動的頻率頓時之間開始有了奇怪的變化而變慢了下來,當他再次抬起頭來,是以緩慢的速度帶著在艾索德臉上少見的嚴厲正經表情,用彷彿是在質問人的口氣重重的說:

「難怪從剛剛開始就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

 

「鏗」一聲帶著金屬特色的真實音效從地面上傳出,艾索德把原本插立在地面中的巨劍以急快的速度舉起,直直停在蕾娜的側身,用尖利的劍鋒對著她的身軀,動作中散發出強烈的敵對氣息,眼神同時也變得銳利無比,直視著眼前的蕾娜:

 

「這件事情目前在艾爾搜查隊裡只有三個人知情,算進我們兩人還有另一個人,妳說過妳是光之精靈對吧?在分組測驗中也沒有看過妳,所以也不是隊裡的成員,雖然我不是很瞭解妳們,但以我知道的,習慣在白天行動的光之精靈,在這個時間點又在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

 

進入艾索德體內的空氣化為尖利的劍對著蕾娜: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

 

 

 

, , , , ,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