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星光將漆黑的夜空點綴的像是夢幻的深藍色帷幕,這無人的夜晚靜得連涓涓流水的聲響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籠照在一片震耳的死寂之下,讓人感覺連動一根手指頭都是犯了滔天大罪那般。

 

現在是臨晨三點多,大部分的人都已經酣然入睡,並不會在這個時間點活動。

 

在離魔奇村莊不遠處的地帶,鬱鬱叢林滿佈在星空下的地表上,從外部看進去森林就像是能吞噬生物的漆黑一般嚇人,給人最直接的感受大概就是其中應該棲息了許多不知明的可怕生物,在這看似一片死寂的陰森地帶,卻有個與眾不同的存在屹立在陰暗的森林之中。

 

高度約有其他林木的十倍左右,樹的大小構造大約可分成兩個部分,連接地面從下方向上延伸的五分之一高度的地方看起來是普通的巨型木幹,不過實際周長還是比普通樹木大上許多,上方五分之四的部分幾乎都是木枝雜佈並組合成類似蕈狀的樣子,大小遠比樹底部五分之一的部份木幹來得大,讓整顆樹呈現一個頭大腳小的類的感覺。

 

與除了它那可以輕易判別與其他之差異的顯著高度之外,這棵樹的葉子的果實都透著一種由裡而外的祖母綠色的深邃光芒,忽明忽滅,猶如螢火蟲般在暗黑中燃燒著自己的微小希望,緩緩閃爍的光點有著令人不禁的想要靠近又深怕破壞了其中優美的氣息。

 

這裡是靠近魔奇村莊附近一帶的神聖之林,而高高佇立在裡頭的那棵樹則是神聖光之樹——艾德菈希。

 

——霹啪霹啪啪。

 

 在艾德菈希的接近接近頂方的位置,其中一個由樹枝交錯組成的平台之上,密布的光之葉在四周閃爍,讓環境圍繞在光芒之中,還有幾個零星分散的綠色光點飄散在空中,猶如盛夏的螢火蟲一般,令整個空間有股靜謐的神祕之感。

 

平台上往前方看去,有扇由幾根較粗的樹枝交雜覆蓋起來的「牆」,轉瞬間好像被賦予生命一樣,纏繞在一起的巨大扭曲樹枝開始分別往兩旁慢慢退去,過程中木枝相互摩擦的聲響在這個夜裡顯得特別明顯。

 

站在牆前一名鮮綠色飄逸長髮的少女,一襲以綠色為主要配色的低胸上衣以及祖母綠色的短裙,雅緻的臉龐上有著微微皺起眉頭的僵硬表情,明亮的綠色眼眸在暗色調背景的襯托之下閃著微光。

 

——霹啪。

 

在巨大樹枝完全收回到兩側再度與其他的樹枝交纏在一起後,原本由這些所組成的那扇門自然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從原本樹枝交織出的門的位置往裡面看去,內部是比外頭的漆黑深夜還要更加深邃的嗜人黑暗,彷彿伸手不見五指的極黑,但在內部可以隱隱看見有個發出微弱光芒的物體。

 

在陰暗的環境之下無法清楚地看見整個物體的樣貌,但在物體的邊緣線段發出的內斂綠色亮光足以令人辨清它的輪廓,乍看之下這個物體大小約有五公尺那麼長,物體分布在兩邊對立,每一邊的形狀都像是由兩個橢圓形連結在一起,上方的橢圓形比下方的橢圓形還要來得大上約一倍,如果要為這個只能看見輪廓的正體不明的物體找一個形容詞,大概就會馬上讓人聯想到通稱為「蝴蝶翅膀」的形狀。

 

本來只有一片冰冷的黑暗以及發出綠光的輪廓線的地方,從內部就像是無中生有一般打晦暗之中浮現一個人的身影。

 

會有憑空出現的感覺或許跟四周為令人看不清的環境有所關連,但此人即使在未看見她的容貌之前就散發出一種懾人的氣息,不——與其說是令人感覺到恐懼的感受,還不如說是她打從靈魂就有種神祕的陰森氣息,導致一出現就讓整個氣氛像是被一股冽人的冷鋒凍結一樣,使人動彈不得。

 

這個氣場神祕的人就在剛好可以在黑暗中讓外部感知到她的存在的位置停止了移動,就像是在向外面的少女暗示著不想現身的想法以及訴說著「妳進來」的意思,按照這樣的狀況兩者的上下輩關係就顯而易見了。

 

在無形的默契之下站在黑暗向內延伸而去的「門」口的少女,踏著有些沈重的腳步往黑暗中走去,硬底的鞋子與組成地面的樹枝發出叩叩聲響,又靜又空曠的地方之中應著聲聲回音。

 

「事情進行的還順利嗎?蕾娜。」

隱身在黑暗之中的人首先開口說道,音色雖然偏中性但其中所富有的獨特磁性讓人一聽之下就會馬上推斷她是位女性。

 

蕾娜仍然緩緩踏著步伐往那位神祕的女性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最後響亮卻單調的腳步聲漸漸慢了下來,最後停止在與神祕女性約一公尺遠的距離,殘留的腳步聲也旋即融入漆黑的四周。

 

蕾娜挺起了胸膛採取了近乎立正的姿勢,動作停止了一會後將左手慢慢的抬起,動作稍慢卻絲毫不讓人感到拖泥帶水,然後慢慢把抬起的左手的手掌微微張開輕放在右肩之上,右手則維持著貼緊側身,再優雅的對著神祕女性彎腰鞠躬,最後再緩緩的挺直身子望著神祕女子,以有些莊嚴的成分在其中的口氣說道:

 

「回長老,事情進行的相當順利,再過不久就準備出發進行奪回任任務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應該再過不久就能順利完成任務。」

 

「嗯,很好。」

 

這位蕾娜口中的「長老」聽見蕾娜的回答之後,即使她的臉部表情幾乎被黑暗給包覆住而看不清楚,但從她那有點緊繃的語調中絲毫感覺不出她有因蕾娜的好消息而感到喜悅,最後聲音再度從黑暗之中傳來,這次甚至比方才更加的緊繃,令人感到無形的壓力:

 

「蕾娜,千萬記住,就算如此還是不能因此而掉以輕心,凡事都要小心謹慎的執行,畢竟惡人的行為總是難以預測,因為我有切身之痛才會不時提醒妳,希望妳能牢記我的話。」

 

「明白,長老的話我一直都謹記於心。」

蕾娜小幅度的點了點頭,停頓了一會後再把頭抬起,再次將頭抬起後蕾娜雙眼中所含有的情緒卻有些不同之處。

 

「現在想來推薦妳進入艾爾搜查隊是個極為正確的選擇,只是沒想到真的會用到這個措施,到底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長老用自嘲的口氣對著蕾娜說到,當初說話的威嚴感與緊迫感在這調合之下稍有好轉了一些。

 

聽到長老的話後蕾娜在這一瞬間整個人出現了一些變化,眼中投射出的莫名強烈情緒與化為語言的沈重空氣合而為一,以接近質問的銳利方式發問:

 

 「長老,有件事情我想請問妳。」

 

在一般情況之下被人問到問題時,自己也會有好奇是什麼問題的想法,不過長老在蕾娜用如此語氣發問的情況之下卻絲毫感覺不出她的那份想法,透露出的反而是一種「事先預料到」的情緒,出乎意料的只丟出冷冷的幾個字來回答:

 

「妳已經知道了?」

 

 「只是直覺罷了,果然是這樣嗎……。」

在聽見長老的回答之後原本蕾娜眼中堅決的情緒出現了些許的動搖,脫口而出的一句話在這之中還摻雜了一點失望在裡頭。

 

「我不過是希望在情急之下能夠做出最大強度的挽回,並不是不信任妳,希望妳能夠諒解。」

 

好不容易才消失的緊張感頓時又以飛快的速度染遍整個空間,空氣猶如凝結般的沈悶起來,蕾娜雙眼中透露出她的某種情感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某個臨界點奔去,放鬆垂下的雙手這時也在不知不覺之間緊緊握起,憤怒化為力量般使雙手緊握到發抖。

 

「雖然有可能造成聖獸性格扭曲,但我說過這是必要手段,沒有派出更多可以說是手下留情了。」

 

「這種事……這種事……。」

蕾娜猶如哽咽般的顫抖的聲音低聲傳出,彷彿有什麼東西阻礙在她的聲道一時間無法繼續說下去。

 

「艾爾之石絕對要得到,不能再落入人類之手。」

 「就算如此……」

 「蕾娜,我們必須達成目的。」

 「所以控制聖獸來攻擊人這種事嗎?我絕對不會認同的!」

 

 原本阻塞在咽頭的怒氣瞬間爆發,憤怒的言語迴盪在漆黑的空間,懾人的忿怒餘波靜靜地迴盪著。

 

頓時看似要爆發的情緒卻又像是被極冷的水潑上一樣冷卻了下來,握緊的手掌也緩緩鬆了下來,接著原本眼裡的怒火也消逝殆盡,最後由內心處深處發出的嗓音平靜的說道:

 

「我並不是因為認為長老對我不信任而感到憤怒,只是因為……如果為了達到目的而完全不顧忌身旁而牽連無辜的人,就算是我也不會認同長老您的,雖然這樣非常不敬,但我還是希望長老往後不要再做出這樣的行為。」

 

「……。」

 

蕾娜的怒氣轉化成一連串的言語一吐而出,長老在頓時之間啞口無言,語畢後蕾娜用堅決的眼神直視著她,彷彿在傾訴什麼那般。

 

「那麼我先告退了,還需要替出發做一些準備。」

 

簡單了告知離開緣由之後便再度將左手以適當的速度俐落的抬起輕輕放在右肩之上,小幅度的彎腰鞠躬行個禮就轉過身跨著大步伐遠去,往那原本是巨大粗樹枝組成的門口走去,身影就這樣愈來愈小,最後消失在那從外頭偷偷滲透進來的微小光芒之中。

 

 

 

*****************************************************

 

 

叩叩。

 

幾聲敲打木頭的清脆聲響單調的迴盪在烈日高照的晴朗午間。

 

在一間由木板搭建而成的小木屋,不——以大小來說的話根本稱不上是一間「屋子」,長寬都大約只有四公尺,高度頂多也只有兩公尺半,以規模來看說是一間「小房間」應該比較適合。

 

這間「小木屋」組成的木板看起來都非常新,相較於其他的屋子為較淺亮的褐色,可以明顯看出是剛搭成並使用不久的屋子,甚至還散發出一股清新的木頭氣息。

「有人在嗎?有沒有人在啊?」

 

 

一袋裝滿物品的土色布袋放在艾索德的腳邊,艾索德站在這間小木屋的門口,剛剛敲打木門的右手還以握拳的姿勢停在離門不遠的半空中, 臉上寫著擔憂的神情,可能因為天氣太過炎熱再加上已經敲了許久的門的緣故,擔憂之中還存有幾分急躁的情緒。

 

「亞莉兒——在不在家啊?再不出來我可是要走了唷。」

 

艾索德有氣無力的拖著長音喊叫著屋主的名字,焦慮的情緒完全顯現在他所說的話之中。

 

「這次可能得去很遠的地方,我可是特地來跟妳道別的——。」

 

「真的不在還假的啊?」

 

「我數到一唷~~。」

 

「我數了唷。」

 

「三……二。」

 

「一。」

 

木門仍舊靜悄悄的佇立在那,連絲毫會出現動靜的徵兆都沒有。

 

如果從旁人的角度來看,艾索德瘋癲自言自語的時間告一段了後,從頭到尾在放在空中的右手終於放了下來,然後輕輕的低頭將失落的感覺一吐而出:

「唉……算了。」

 

艾索德彎下腰抓起放置在地上的布袋並且用手抓著甩在身後,身體轉了個方向向著左方前進,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事情的關係艾索德的步伐感覺有些有氣無力,鞋子與地上的碎石子摩擦出喀喀的聲響,聲音就

像是在提醒艾索德打起精神般清脆。

 

艾索德臉龐上掛著標準的不爽神情,像正在煩惱著什麼事情一樣微微低著頭,繞過肩膀懸在背部的布袋隨著艾索德走路的節奏一甩一甩,在失落情緒充斥在心中的這段時間,已經不知道經過了幾棵樹,來到了位於魔奇村莊的北方邊界——也就是朝著艾德城市前進的方向及道路。

 

 

雖說是村莊的邊界,卻沒有什麼特別之處,一路上除了村民的住屋越來越少以及草木漸多之外就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了,前方僅僅在左右兩側分別插上了兩根木樁,兩根木樁上方間釘著尾端是箭頭狀的矩形木板,矩形木板寫著「艾德」的字眼。

 

 

同時視線的前方兩個人的身影進到能見範圍,其中一位穿著著紫色套裝以及有著淡紫色短髮的少女雙手插在腰間,臉上有著不爽程度不輸給艾索德的誇張神情,狠狠的將那雖然可愛卻又射出可怕視線的眼眸看向艾索德。

 

「太~慢~了~!」

 這位少女鼓著有著彷彿是蘋果紅嫩的雙頰對著艾索德不耐煩的抱怨著。

 

 「愛莎,妳不知道跟妳這種幼稚的小孩一起執行任務已經算是我一大犧牲了嗎?」艾索德抬起頭將焦點集中在愛莎身上以語帶挑釁的方式回道。

 

 「啥?!我明明比你大耶!」愛莎用事實來反擊,雖然不管以什麼方面來看都是艾索德理應年紀回較大,但愛莎的年齡比艾索德還長是不爭的事實。

 

艾索德把眼睛的視線移往愛莎身體與脖子之間的地帶,最後擺出一副囂張男孩的表情噘起嘴巴:

 

「是唷?還真是看.不.出.來.啊。」

 

愛莎在艾索德視線之下自己也把頭低下看著艾索德可能看向的地方,再抬起頭激動的說道:

「你到底在看哪裡啊?!」發出高到幾乎像在尖叫的嗓音然後把插在腰上的雙手迅速的交叉抱在有點平坦的胸前。

「變態!」

 

「哦~沒想到妳滿有……。」

 

「好了好了~。」

 

在艾索德打算繼續做出嘴砲攻勢時忽然間被一旁的聲音給打斷。

 

從開始到目前就在旁邊的這位年輕男子終於發出聲音,這是位一頭金色時髦刺短髮,身上穿著與艾索德相似的毛織長衣,顏色則是深藍色,象牙白的短褲以及周全的護肩、護腕。

 

他就是日前與艾索德進行練習戰的人——約翰,一臉尷尬的笑容開口緩和這有著濃濃火藥味的氣氛:

 

「你們倆就別鬥嘴了,以後可是得相處一大段時間,至少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到此為止吧,也差不多到了該出發的時候了,我們可是有重任在身呢。」

 

約翰背著幾乎快要跟自己的體型一樣大的大型咖啡色雙肩背包,向正在進行激烈「對戰」的艾索德與愛莎走近幾步,臉上仍然是有些尷尬的笑容「呵呵」笑著。

 

原本互瞪眼的艾索德與愛莎兩人近乎同時間將頭以快的驚人的速度看向約翰,被這兩道銳利的視線一看之下頓時間約翰的身體不禁顫抖了一下冒出冷汗,猶如待宰羔羊般佇立在那。

 

「……」

「好吧,就暫時放過你。」

「呿。」

 

四周再度陷入了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三人以各自的節奏將身體轉向正視前方森林的道路上,烈日的照耀下像鎂光燈一般照射在三人上方,就像是在宣告著主角登場一樣。

 

艾索德刻意將轉向後的最後一腳步踏得特別用力揚起了些微塵土,以充滿堅毅的雙眼向前方看去,自信的高調喊道:

 

 

「我們走!」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