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艾里奧斯大陸西部的魔奇村莊,是座被森林以及鬱鬱草木包圍的小小村

落,有經濟水準高的城市必定也會有經濟較落後的聚落存在,而魔奇可以說

是經濟水準較落後的鄉下地區這一類中存在的代表。



因為地形的差異極大造艾里奧斯的人口分布極為不均,而魔奇村莊處在尚未

被開發的林木地帶之中,同時也是光之精靈一族的居住地因而在開發上無法

隨心所欲,雪上加霜的是,在距離最近的艾德城市更為大陸中其中一個重點

開發的城市,在以經濟優劣以及生活便利性為前提的選擇之下,人口的遷移

更加的明顯,畢竟真的要做出選擇,多數人還是選擇經濟較為發達的地方作

為自己的居住之處。



儘管種種因素讓魔奇看似處境悲慘,但魔奇村莊中卻有個連大城市艾德都無

法擁有的東西,那就是——隸屬於艾里奧斯首都班德之下的艾爾搜查隊。



艾爾搜查隊的歷史大約只有七年,雖隸屬於班德軍隊旗下,卻不同於負責保

護國家安全的軍隊,其主要的用途在於蒐集兩年前因被破壞而散落到大陸四

處的生命屬性艾爾之石,以及協助治安和作為戰爭之類的非常時刻人手不足

的預備,由於首都的防衛永遠不嫌多所以班德是經濟發達這一類中唯一擁有

艾爾搜查隊的地方,其他都是沒有軍隊駐守的鄉下地區才會有,一大理由是

為了加強落後地域的治安以及縮小城鄉防衛實力的差距。



原先艾爾搜查隊的主要功用並不是用來尋找大陸上零散的艾爾之石碎片,而

是用來巡視地方安全的部門,地方自願且年齡限制低的報名制度也可以用來

培養未來軍隊人才,而尋找艾爾之石不過是另行目的,原因是在四百多年前

,近乎完全崩壞的艾爾之石被現在被當做神一般崇拜的「艾爾之女」奉獻生

命修復之後,除了崩壞成現在分散八地嚴加守護的八顆不同屬性的「艾爾原

石」之外,雖然還是有小部分融合不完全的碎片,但數量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因此沒有受到重視。



不過這些都只是以前的狀況而已,一直到兩年前有了變化——



兩年前魔族在各地展開全面的進攻,北方負責保管八顆原石之一的巨大晶石

「生命艾爾原石」的神殿被魔族攻破,在激烈攻防之下艾爾原石被徹底擊碎

,原本蘊含在內的巨大能量在瞬間失去平衡而迸發出的無比力量將碎片四射

到艾里奧斯大陸各地,為了儘快回收碎片並且避免在各種情形下被濫用,相

較於軍隊之下艾爾搜查隊成為了尋找碎片的最佳選擇,主要執行工作出現了

改變,那就是變成現在的模樣。

 

較「落後」造就了魔奇擁有艾德所「沒有」的艾爾搜查隊,雖然這種理由有

點讓人無法接受,但值得魔奇驕傲的是,魔奇的搜查隊有個獨一無二的地方

,那就是魔奇搜查隊內有個無論發生何事都不會有所調動的部門,名為「護

石隊」,雖隸屬於魔奇的搜查隊,卻不進行任何有關艾爾搜查隊的工作,也

握有拒絕所有任務的權力,他們只進行一件事情,那就是保護魔奇村莊的「

地之艾爾之石」,在這方面不僅僅是落後地區缺少的,甚至是艾里奧斯大陸

裡獨一無二的存在,只不過「護石隊」的真正存在意義到現在還是沒有正式

公開,對外一致的解釋全是由於魔奇地方偏遠又擁有艾爾之石所以得加強防

守之類的含糊回答,對於接續下去的種種追問,不只是班德中央連魔奇都選

擇避而不答。



「護石隊」雖然成功地守住了這顆艾爾之石不短的時間,不,事實上真正將

「掠奪石頭」這件事付諸行動的人幾近於零,所以要把功勞完全歸於「護石

隊」並不完全正確,但艾爾之石保持安全這個事實擺在眼前卻是無法被否認

的,然而,就在一週之前,這維持以久的虛偽和平被無情的擊碎。

 

包括由艾索德從「不明魔族」手上拿回艾爾之石的那次,以及被盜賊掠奪的

這次,「護石隊」在幾天之內連續受到兩次攻擊而疲憊不堪,在根本稱不上

是反抗的掙扎之下失去了艾爾之石,根據護石隊中的負傷士兵描述以及艾爾

搜查隊的女菁英——蕾娜成功捕捉到班德斯等人逃跑的動向,雖然能夠通往

艾德的路只有通過森林一途,但在不確定敵人會不會分散逃走以及不惜困難

也要往其他方位逃跑的情況下,蕾娜與盜賊頭目——班德斯在魔奇北方的對

戰可以說是確定盜賊一行人逃走的方向的關鍵情報。

 

而現在,魔奇村莊的艾爾搜查隊,儘管在幾乎九成都是新生菜鳥的情況下,

做出了應對方法,那就是選出了幾名實力較好的菁英分為兩隊前往艾德,

找尋竊走艾爾之石的盜賊——班德斯的下落,

 

 

 

E-806年,12月14日。



艾索德、愛莎、約翰三人在五天過後,到達艾德之前最後的休憩地,是在

經過地面盡是一根根油綠小草劃著弧形而立著,四周複雜且呈現毫無規則

分布的闊葉樹木,以及連接由米褐色的木板串連而成,看似天命將盡的破

損吊橋的這些風景後,終於抵達艾德村莊前的最後一個預定休憩地點——

諾亞斯之湖。



諾亞斯之湖在魔奇一帶可以說是小有名氣的一個地點,是一個長大約有三

五公里寬約六公里的巨大湖胖,據說是由一個低窪區因數百年的地殼抬升

作用而逐漸形成的一座湖,從魔奇周圍延伸到艾德城市這一地區盡是以綠

為主的大片矮闊葉林中,諾亞斯之湖視為是萬綠叢中一點「藍」,甚至要

說是艾里奧斯大陸中極為稀有的地形也不為過,因為除了更往東過去貝斯

馬一帶的雷奇奇湖外,放眼如此大的艾里奧斯中也找不到其他規模有到達

一定程度的湖泊了。



一進到諾亞斯之湖這一帶地勢便開始趨於下降,像是宣告著森林將至盡頭

一般林木也越發地零星分散,可能是因為艾爾之樹距離此地不遠的緣故,

極具艾爾魔力的艾爾之樹也連帶影響到諾亞斯之湖的周圍氣氛,加上諾亞

斯之湖那有著奇妙的深淺變化且帶有魔幻氣息的湖面,使諾亞斯之湖一帶

有了幾分神秘脫俗之感。



從諾亞斯之湖那可比海一樣深藍又若天空那樣湛藍的湖面可以看見幾座不

堪歲月殘破的舊遺跡殘骸突出水面,而緣於這一帶稍嫌崎嶇的海階地形,

以及因抬升作用而造成的兩地陸地不連貫需要進行繞路才能順利到達目的

地的情況,想通過就必須靠著水面的突出遺跡及連接兩觸的吊橋來行進,

要輕鬆地通過此地到達艾德城市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使沒有物理上的

困難,七彎八拐的行進方式在心理上也會造成不少的折磨,另一方面,此

地所殘存的不明遺跡的殘骸也是一大問題,大小不均的石柱遍佈於四處,

最大的少說也有幾一、二十公尺那麼高,在水平方面的困難之外又添加了

垂直方面的阻礙,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三人在十二月十三日也就是前一天的傍晚正式地抵達諾亞斯之湖,出發前

準備的補充體力的紅藥草藥水以及牛角麵包已所剩無幾,消耗程度與旅程

的行進玩程度是相當的符合,與預計的時間想比此現象同時也是宣告著即

將抵達艾德的象徵。



在到達一諾亞斯之湖後三人便尋找一個地形較平坦且四周有幾棵矮樹遮蔽

的地方落定,畫葫蘆般的四處蒐集乾柴,再以含有火之力量的火之水晶球

來生火用以照明及預防日夜溫差大的詭異天氣,之後一齊進食補充體力,

期間依然吵著要夜遊的艾索德照舊被約翰用「我回去絕對不會向你爸告狀

」的台詞給打發了,最後在輪流守夜的方式下渡過了到達目的地之前的最

後一個夜晚。





「……」

魔法少女愛莎靜靜地站在,紫色的短髮在烈陽照射之下富有光澤感



不發一語的望著眼前的景象,前方映入眼簾的是相較起之前走過的路途上較

為稀疏的綠草,在亂中有序的樹木中間還可以隱隱望見因為遠近效果而顯得

有些渺小的暖色調歐式拱門,以及太過模糊而彷彿是堆疊在拱門之上的歐式

房屋建築,即使沒有看見人群也讓人覺得必定是熙熙攘攘之地,與眼前這片

雖然綠意盎然但相較之下還是顯得沒有生氣的森林形成強烈的對比。



這是在即將到達艾德前發生的事。



當天晨曦之時由負責最後守夜工作的約翰叫醒艾索德與愛莎倆,雖說身為艾

爾搜查隊的一員不管在體能和是精神力上都是高人一等,但兩人也還僅僅是

十幾歲的小孩依舊是無法爭辯的事實,長途征戰加上處於非熟悉的環境下兩

人終究還是落得精力俱盡。



為了叫醒不論有沒有睡飽只要是起床就會莫名感到憤怒的愛莎花了不少功夫

,不,應該是說付出了一些代價,而這代價就是艾索德的下巴遭到一記上鉤

拳伺候,在約翰調和了險些又鬧起來的兩人後,收拾收拾了行李便繼續所剩

不多的旅程,起初的障礙還不是相當的明顯,至多是遇到石造遺跡擋住去路

而爬上爬下,當地勢愈來愈低,正式進入到湖間就必須依靠突出水面的遺跡

與木橋來通行,不過這方面倒是比預期中來得還要輕鬆,比起上下移動得氣

喘吁吁來說已是雲泥之別,正當艾德城市的輪廓漸漸清晰,感覺就快要順利

抵達艾德前……。



「這、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愛莎沉默了一陣之後緩緩開口說道,語氣中帶著幾絲顫抖的感覺。



「嘛,總之就是這樣。」

接續愛莎剛才的話題,站在右旁背著以土褐色為主色調並且在兩側有著咖啡

色線狀條紋的劍鞘的紅髮劍士平淡的回答道



雙手相當自然的抱在胸前,面對愛莎有點異狀的口氣,反而表現出特別平

穩的感覺。



此外還有一名站在愛莎左邊的金男子,沒有一絲反應地靜靜站在那,背上

的厚重行李好像就要把他壓垮一般沈重,金色的頭髮上輝映著日光的色彩,

雖然是看似年輕的臉龐,卻還是給人「有著稚臉的中年人」這種感覺。



此時三人的視線全集中在眼前的風景,並不是在欣賞鬱綠森林的自然美景,

也不是感嘆更遠方城市的氣派建築,而是近在眼前,本應往前方延伸而出的

木橋卻在前方幾步的距離突然消失,轉為垂直向下,垂直高度約有層樓高

的遺跡沒入水中,在水中還能看見幾個連接在一起的木板和長方狀的木塊

浮於水面,以及由粗麻繩結成的網狀物和幾條鋼索混雜在一塊,似乎是被

破壞的吊橋的殘骸,然而在愛莎眼中看來,大概是正在水中游泳戲水的小孩

正在對著她謔笑吧?



除此之外還有一根約有將近十公尺那麼長,底圓直徑約一公尺的粗大樹幹

,有著凹凸不平紋路的幹身就這樣橫躺在愛莎腳前方以及對面的岸上也就

是說只要通過這段距離,就可以脫離湖上區域。



其他地方完全沒有可以稱得上連接兩端物品的東西存在,看見這種景象代表

著什麼已經是相當的清楚。

 

「這算什麼……為什麼偏偏在最後關頭……艾德明明就近在眼前了……。」

愛莎表現出莫名緊張的情緒讓她說的話的意義有點不太完整,只能看著眼前

不可改變的事實抱怨著。

「居然給我捅這種簍子啊啊啊!」

 

「反正就走過去啊。」 艾索德若無其事的口氣已經像是只差沒有邊挖著鼻孔

邊說的模樣了。

 

「這種東西要我怎麼走!我的平衡感可是爛到谷底啊!而且連個可以扶的東

西都沒有……不會是叫我游過去吧?!我可是……

 

「堂堂一個艾爾搜查隊成員,居然連這種小事都沒辦法,妳乾脆從這裡跳下

自盡算了,連這點膽量都沒有的話,去跟盜賊戰鬥也是被秒殺的份吧?



艾索德自顧自的對愛莎的舉動以及實力提出質疑,表情依然是毫不關心的一

號表情,突然之間似乎想到什麼點子的模樣,原本放空望著前方木橋的他改

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愛莎:



「話說……魔法師是能夠瞬間移動的吧?這樣一來能夠輕鬆過去不是嗎?

就算妳說不能夠隨時使用,遇到這種情形用一次不行嗎?」



被艾索德這麼一說之後,正抱著頭胡亂甩動身體也似乎憤怒到微微顫抖的

愛莎,整個人剎那之間彷彿是電動玩偶失去了電力般停了下來。



「嗯……」



一秒。



兩秒。



就這樣靜止了幾秒後,又像被注入動力一樣扭動了起來,而且情形比之前還

來得劇烈,並且用那稚氣卻不會太過尖銳的聲音叫道:



「不—行—啦—!就算用了……我、我現在連距離跟方向都無法控制,等下

掉到水裡難道你有辦法嗎?!」



「這樣啊……。」



愛莎的解釋也不是單單因為恐懼而毫無道理,因為現在愛莎的魔力完全沒

有她以前的狀態,若用這種不定時炸彈的抽抽樂玩法來賭瞬間移動後的地

點,掉到湖裡可不是說笑的,據說從前有個無聊的人拿著一跟長達五十公

尺長的特製竿子,分散地點插進湖底來回共一百次,湖面上竹竿的長度剩

最長的一次也只有十公尺那麼長而已。



「吼!要、要不是……魔力被莫名其妙的偷走,這種東西本小姐花不用一秒

鐘就能輕鬆搞定,可惡啊——!」



愛莎拿出魔力被偷走的事情來為自己害怕高以及平衡感不好的事實減少一些

丟臉的羞愧感,話說完便像是瘋婆子似的雙手放在頭兩側的太陽穴上縱使自

己的情緒放聲大叫。

 

愛莎在幾天的旅途中告訴過艾索德以及約翰關於她自己的事情,雖然只有十

五歲,但其實她在不久前還是一個天賦異秉的天才魔導士,聽到這裡艾索德

差點沒把吃下去的珍貴糧食吐了出來,兩人還爭論了一段時間後艾索德才勉

為其難的相信。

 

十三歲時就獲得了專門培育魔法師的學園魔導士的稱號,這對任何魔法

師來說都是一種榮耀及實力上的證明,獲得魔導士稱號就如同獲得畢業證明

那般為了提高實力並學習在學校中無法學到的事情(事實上在學校中她

也學不到什麼了),便與她的爺爺踏上了將近兩年的旅途。

 

卻在兩個月前因為不明原因而喪失了魔力,根據她自己的說法,她認為她現

在擁有的魔力大約只有之前的兩成左右,而關於為什麼會失去魔力,她只說

是被「偷走」而沒有詳述事情。

 

爺爺對她說了「加入艾爾搜查隊尋找艾爾碎片或許妳會找到答案」,聽從了

她那高深莫測的爺爺的意見來到了魔奇,加入艾爾搜查隊藉此訓練並由四處

的尋找碎片來順便找尋自己那遺失的魔力,事實上哪個才是「順便」愛莎自

己心知肚明,至於為什麼會選擇魔奇則是由於此地是愛莎爺爺出生故鄉的緣

故。



這也是為什麼愛莎需要跟著艾索德與約翰這樣無法瞬間移動的劍士一起踏上

旅途的原因,照理說只要用上瞬間移動不用一天她就可以到達艾德,但她現

在卻是連瞬間移動都還無法隨心所欲的使出的狀態,才會造就了目前這種「

與其自己一人用著三腳貓的瞬間移動先到達」還不如一起長途跋涉,或許在

途中能夠獲取什麼情報也說不定,可以順道培養這臨時成軍的小隊的默契亦

是一大益處。

 

正當宛如前世仇人倆人再度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之下,原本毫無反應的金髮

大叔——不,是大哥哥,終於帶著彷彿是這到什麼啟示而恍然大悟的表情將

右手握拳並打在微微張開的左手掌上再用誇張的口氣說道:

 

「原來要走這個獨木橋啊!」

 

「你這反應未免也太慢了!」

 

「你是白痴嗎?!」



「智障!」



「腦袋被門夾過嘛?」



在剛剛一連串宛如幾世深仇的兩嘴上之鬥下,卻在領悟到目前的

情況的約翰被艾索德與愛莎大聲的咒罵,雖然在輩份上有所差別,但約翰那

隨和完全不像成年人的傻呆個性還是使得艾索德和愛莎對他就算對待同輩一

樣。



「喂喂……你們兩個這叫遷怒。」



在吐槽過後艾索德把焦點從不久前才意識到當下狀況的約翰轉回眼前的景象

,並以還遺留著剛剛頗大的音量喊道



「不走我就不客氣先走啦!虧我還有禮讓女士先行的打算。」



艾索德說完便立刻邁出腳步往前方的「簡易獨木橋」走去,一步接著一步靠

近眼前橫躺的粗大樹幹,絲毫不帶一猶豫的腳步卻在即將踏上木幹邊緣前停

了下來,但這並不是因為艾索德害怕或出自於自己的意願,而是艾索德身上

的紅色毛織衣被來自於背後的一股拉力給限制了行動。

 

艾索德就像是有種不好的預感般,他採取稍稍蹲低的姿勢並帶著驚恐的表情

慢慢地轉過頭,看見的根本是他旅行的幾天以來最令他感到恐懼的景象。



「等、……。」



一名少女伸出細嫩的手緊緊抓著艾索德的衣服,深紫色的瞳孔張得大大的,

眼裡分不清是眼淚還是普通水份的東西在日光下閃著光芒,雖然愛莎的臉

頰原本就透著淺粉色,但現在卻是更加深的蘋果紅,嘴巴有什麼話要說一

樣一開一合,最後才豁出去似的用斷斷續續且細小到快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那個……我、我……不敢走……這個……。」

 

這就叫做判若兩人



近似撒嬌的聲音從愛莎那口中傳出,與她原本蠻橫不講理的個性有著天地

之別,讓人覺得異常突兀。

 

「啊……」

 

在聽見愛莎帶有暗示的話語之後,艾索德除了原先緊緊皺起的眉頭又更加

深鎖,還可以看見幾顆亮光從他的額頭側面滑落下臉頰,他把積在肚中的

無奈化做氣輕輕的吐出,頭腦中彷彿在高速運轉思考著什麼事情一樣,停

頓了幾秒後中開口:

 

「我知道了啦。」

 

艾索德用極為不耐煩的語氣兇巴巴的回道,然後再度轉過頭面相獨木橋,

再把膝蓋彎曲到呈現半蹲的姿勢,兩隻手臂垂過自己身後,這個動作極為

熟悉,而且還是小時候或行動不便時常會見到的動作。

 

「上來吧,我揹妳就是了。

 

 

****************************************************************

 

 

用淺黃色以及米色等組成的暖色調歐式拱門直挺挺的立在眼前,除了這座

約有十幾公尺那麼高的豪派又隱含幾分文藝氣息的倒U字型拱門外,連接

拱門的兩側並往著兩旁延伸出去的是以淺米色磚塊牢牢砌成的城牆,高度

比拱門還要略高,兩側城牆呈現緩和的弧線往兩邊內側延伸,按照以弧線

來建造城牆的範圍來看,這座被高牆所圍繞而成的城市的領土應該是近乎

圓的形狀

 

毒的陽光狠狠地刺在大地之上,可能是因為眼前這座城市的外牆以及

拱門入口,再加上往裡邊望去盡是同色系的歐派建築,讓這整座城市在華

麗的氛圍之下又多了一點熱鬧繁盛印象

 

這裡是艾里奧斯大陸裡其中一個主要發展城市——艾德。

 

「這裡就是艾德?」

紅髮少年艾索德站在入口拱門,眼神專注地仰望著上頭的華麗浮雕,八成

是從小看慣了鄉村地方的特色建築,見到自己在記憶當中翻找不出的景象

還是不小心看出了神,微開了嘴巴說道:

 

「雖然時常聽到,但實際來這裡還是頭一次。」

 

聽見這番令人有點無法置信的話後,站在一旁的約翰正在用著自備的土色

素巾貼在那滿是汗水的臉上來回磨動,用十分驚訝的語氣回道:

 

「艾索德是……第一次来?」

 

約翰會如此驚訝也不是毫無理由的,艾德是距離艾索德的故鄉——魔奇最近

也是交流還稱得上是頻繁的兩個地方,魔奇日常不足的裝備器具有時也會從

艾德引進,而每年如「艾爾誕生日」的重要節日艾德必然也會舉辦相關的慶

典活動,往往吸引大批遊客前往遊玩參加,然而艾索德卻說出了是第一次來

到艾德的這件事實,難免會令人感到出乎意料之外。

 

「我……應該說是頭腦不好也沒辦法去多想什麼吧。從小只懂得跟姊姊一起

鑽研練習劍術,爸爸外出時,我也會吵著要去,他也完全沒有要帶我去的打

算,所以……我去過的地方實在不多。」



艾索德少見的一改臉上長駐的銳利中了一些稚氣的神情,在約翰反射性

反問之下卻意外顯現出失落納悶的感覺,說話原本一向中氣十足的他不禁連

音量也變了小聲。

 

見到艾索德因自己不經大腦就脫口而出的話後變得有點失落後,約翰馬上

舉起雙手在胸前呈水平方向胡亂揮著,不怕被口水噎到就急忙開口解釋:

 

「啊……啊!我不是那個意思……嗯、嗯……只是有點驚訝而已。」

 

看到約翰語帶自責的模樣艾索德像是不忍別人這樣似的急快的開口:

 

「沒關係啦!只是想到自己長這麼大,唉不,雖然也沒多大,居然還沒到

魔奇外的地方看過,就覺得實在是很遜。」

 

艾索德看著一旁焦急地交叉揮著雙手的約翰身上,帶著有些自嘲的語氣以

及微笑要約翰別放在心上,但在這些話當中,卻又能看見一些對自己沒有

信心的人才會有的特徵存在,但這對艾索德平時沒頭沒腦亂衝一通的個性

實在有點不太相符。

 

之後兩人又讓四周靜默了一回,耳裡只剩下從前方不遠的艾德城市傳來的

因遠近效果而變小的喧鬧聲,艾索德不知是要掩蓋剛剛的尷尬氣氛,又或

者是發覺自己無意間流露出那連自己也不喜歡的情緒,他提高了音量並且

恢復了原先的精神奕奕用洪亮的聲音轉過話鋒:

 

「等等!我們幹嘛停在這裡啊?都已經站在入口前了。」

 

「啊……啊,對吼!都忘了呢,那……我們走!」

 

約翰這時馬上意會到艾索德想要驅散這種氣氛的意圖,馬上也帶以爽郎的

不像是三十歲男性的嗓音高喊道,行李隨著開始的動作發出短暫的碰撞聲

說完兩人便邁開步伐往著前方的拱門入口前進——也就是他們直這趟旅

行的目的地,也是討回被竊走的艾爾之石的第一步

 

一旁遲遲沒有出聲的紫色俐落短髮的一名少女,也用較慢的反應速度跟了

上去,但她的步伐看起來有點沈重,並且稍微低著頭,可以從她的神情看

出她正處在一個極度不甘心,甚至到了憤怒的程度,也就是所謂的惱羞成

怒吧?

 

——可惡!居然被他幫助了,真是丟臉……本小姐可是在魔法學校提前五

年畢業的逸才……哦——啊啊啊啊!好丟臉、好丟臉、超級丟臉、像小孩

一樣被揹了,雖然我還算是小孩,但就是……超級丟臉的啦!

 

內心的情緒好像大到可以化成語言那般,愛莎帶著足以讓自己羞愧致死的

想法跟在兩人的後頭一齊走進入口的巨大拱門。



「果然有點奇怪呢……」



約翰冷不防的低語,不過視線卻沒有放在任何一人的身上,若有所思的看

著石磚地面。



「啥?」



「不、沒什麼。」



面對艾索德一臉狐疑的提問約翰則是以傻笑來回應,艾索德也沒有在追問

下去,跟在稍落後兩人一小段距離的愛莎依舊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三個人就這麼踏著因幾天下來的長途跋涉而有些疲憊的腳步往拱門前進,

拱門兩旁可以見到左右各有兩名衛兵在守著,雖說腰上掛著各自的配劍當

做武器,但實際上只是為了有什麼明顯的異常狀況才會有所行動,以及負

責迎接上頭特別吩咐下來的貴賓,除此之外並不會對一般民眾的出入進行

管制,帶著武器進出也不會攔阻,畢竟艾德也算是個有著各式各樣旅客的

地方,而且城裡就有著各種裝備及武器販賣商在,所以這點程度的事情還

在允許的範圍之內,但如果是蒙著臉之類的可疑人物就另當別論了,有著

極高的機率會被懷疑成通緝犯而被衛兵擋下來。

 

艾索德等人的身上雖攜帶著武器,愛莎的魔杖就算了,在外人看起來也只

會認為是跟裝飾較華麗的棒子,可是艾索德的大劍以及約翰的長劍不管是

誰來看都是有著直接傷害性的物品,不過之外也只有幾個看起來頗為厚重

的行,而且武器也只是「接近管制邊緣的物品」而已,所以還在許可的範

圍之內。

 

三人很順利的經過了艾德的入口,一進城裡就感覺到與城外甚為不同的感

覺,彷彿是被隔絕般的兩個地方,城內就算沒有到人擠人的程度,但還稱

得上是熙熙攘攘,連接入口而出的主要道路兩旁有著緊鄰在一起的店家,

幾乎所有房屋都是與城門同樣,由屋頂淺黃和屋身米色的相似歐式建築,

店家販賣的有武器、裝備、水果、飾品、各類食物,四處可見穿著樸素的

的居民抑或是身上帶著大包小包的旅客在走動,有幾家店面前站著幾位正

在與店主談論茶餘飯後的話題或者是爭論價格的顧客,人的分布以及整個

城市的建築風格營造出讓人覺得氣氛熱鬧卻不俗氛圍,而這些店家

的分布就像是在圓形的內部畫上幾條縱向的平行線一樣整齊。

 

「嗚哇哇哇!這些人跟我們一樣都是旅客?啊不對,我們可不是普通的旅

客。前面那裡聚了好多人啊!東西看起來都好好吃的樣子哦!絕對要都吃

過一次才行啊!啊啊,順便連武器都換一下好了,不知道有沒有合我胃口

的劍呢,這麼多東西,這裡的居民生活一定都很便利吧?」

 

艾索德完全不見剛才的落寞情緒,馬上轉換開關到正常模式,這位第一次

來此地的少年邊走著邊左顧右盼,嘴巴都忘了關起來就不停地把自己心中

的幻想劈哩啪啦的說出來,跟在一旁的約翰這時用少見符合他年齡的口氣

有點無奈地說道:

 

「這可不行啊~在這之前還是先去見村長讓我們去見的人才可以,等事情

告一段落後再去也不遲。」

 

「那就趕快搞定這事就好了!」

 

艾索德在某種意義上被潑了冷水之後沒有一絲沮喪的感覺,反倒用更高昂

的語氣並興奮地舉起右手在胸前握拳。

 

「好好好~!總之還是先到……嗯……好像叫……路、路易莎飾品店來著

?」

 

路什麼?飾品店?」

 

「嗯,雖然有點怪……不過畢竟是村長的指示,如果艾德的特殊派遣部隊

已經出動的話,我們也必須加快速度去跟他們會合,不過……為什麼是飾

品店呢……?



「OK~OK,背德斯什麼的就三兩下把他解決掉吧!」



「那個菁英蕾娜可是在戰鬥中被他逃了哦,我想沒這麼簡單,還有是叫做

班德斯啦。」



進行了一回兒無關緊要的閒聊,三人持續地往艾德城市的城中央邁進,

正前方更遠處看去,可以見到低於水平視線的正八角形廣場,引人注目的

是廣場正中央可以見到一座銀灰色的人形雕像高高佇立在立方體上,雕像

的模樣是一位中年男子,一頭蓬鬆的頭髮以及稍微凹陷的瘦臉頰,嘴鼻之

間還留著小鬍鬚,穿著西裝褲上身則是下半部較蓬的燕尾服,右手高高舉

起向著天空,雖然不清楚雕像真正的雕刻對象,但會放置在入口進去的正

前方的廣場上,想必是對艾德來說非常重要的人物吧。

 

廣場與主要入口的道路相通,用在平面上鑿一個八角形的坑來形容在合適

不過,若要進入廣場就必須經過從四面八方向通向正中央的階梯,而低於

水平線的八角型廣場表面共有四座石造噴水池分別分布在四周形成一個矩

形的分佈,每個池與池中間都種植著兩個人工花圃,而兩個人工花圃間則

是留有通往裡頭的的走道。



「八道之二十,八道之二十一……。」

約翰低著頭看著曲舉到胸前的右手,手上還拿著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張白紙

,白紙上面有些皺折,還有簡單的幾個文字與數字。



「那是什麼?」



艾索德對於再次喃喃自語起來的約翰感到疑惑地詢問,約翰瞇起眼帶著微

笑看著艾索德解釋道:



「這個啊……這是——」



『搶劫呀——!誰、誰來幫幫忙!』



一聲尖銳的女性叫聲急馳地劃過天際,不管是在正在買賣商品的客人抑或

店主都開始憑藉聲音的來源找尋發出尖叫聲的主人,連悠然走在路上的行

人都停下腳步來用好奇的眼光左顧右盼,雖然此時艾德中的人潮尚未達到

尖峰時段,但人口的密度還是遠高於一般的鄉下地區,即使能夠清楚的知

道聲音的來源,也無法立刻精準地找出聲音的發源人。



原本正準備向艾索德解釋數字含意的約翰也緊急地向聲音的源頭看去,艾

索德、愛莎兩人也幾乎在同一時間把注意力集中在眼球上,開始快速掃視

發出聲音那附近的人群之中。



「找、找到了!在那裡!」



好一段時間沒有開口的愛莎首先找到了來源。



並且就在不遠處,接近中央大道的末端,也就是離八角廣場階梯最近的商

店的不遠位置,可以見到一名黑髮綁著單馬尾年約三十的女性臉上滿是驚

恐,慌張的揮著手指著通往八角廣場的方向示意犯人的逃離方向,距離艾

索德他們距離應該不到五十公尺。



「走!」



約翰喊了一聲後才發現還未等到他的指示,艾索德與愛莎早已跨出大大的

腳步全力地向前方衝刺,一下子就跑出了遠離自己數公尺遠的距離,約翰

驚覺自己居然已經落後於兩位之後也立即卯起來衝了過去。



「給我別想跑——!」



往八角廣場看過去,可以看見一名穿著黃色短上衣及綠色短褲的光頭壯

漢正拼命使著自己那腓腸肌壯得像是可以在十秒內跑完一百公尺的雙腳

向前跑去,至於為什麼可以在人群中直接判定此人就是搶劫的人,除了

從被害者指去的大概方向之外,雖然艾德是開發程度較高的城市,但是

實際進到城裡就會發現眾人的生活步調沒有想像中那麼快,而在這些人

當中急忙奔走反而顯得非常突兀。



急速奔跑中的艾索德明明距離犯人還有約十幾公尺遠,就耐不住性子的

破口大聲叫喊出文法有些古怪的話。



三人卯足全力的追趕犯人,但犯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以那壯碩的體格來

看就算是在同樣條件之下競跑也不一定能贏,更何況在一開始的落後了

幾十公尺,疾跑的犯人迅速地接近了八角廣場的階梯,犯人一路橫衝直

撞,附近的民眾不是嚇得驚慌失措就是完全嚇得無法驅動身體,不時傳

出陣陣驚呼,而這些民眾反倒是成為了阻擋艾索德三人的天然路障。



「喂!呼、呼呼、用瞬間移動,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啦!」



「啊勒、什、什麼啊?!」



「什麼什麼啦!追不上了、這是最後的辦法!快!」



「拜託妳了!愛莎!」



「但是……不一定會……可惡!知道了啦!」



愛莎並沒有放慢速度,而是在維持同樣的速度之下用力的集中注意力,

這種狀態下連要閉眼凝神都毫無可能,持續燃燒熱量的身體,以及細

緻的臉頰上汗水不斷滑落,伴隨的急促的喘息不愛莎用盡全力地在腦

海裡想像,回想瞬間移動的感覺,回想曾經身為魔導士那宛如魔幻存

在象徵的兩地隔空轉移。



——用魔力把自己化作自然的一部分。



想像。



集中目標。



然後——



移動靈魂!



就像消失了一樣。



不是極快,也不是瞬間衝刺,無聲的,而是完全從原地上消失得無

影無蹤。



視線沒有陷入短暫的黑暗,四周的背景就像是演舞台劇那樣被自由地

替換,以在現實之中難以置信的速度轉換,剛才還阻擋在眼前以及身

旁的人都消失了。



並不是消失了。



而是自己已身在不同之處。



愛莎在離地面約幾公分的地方出現然後緊急落地,由於這突如起來的

落下感弄得她腳步踉蹌,重心不穩地向前踏了幾步才得以停住前傾的

身體。



往前看並沒有街道往前接續,取而代之的是寬大的階梯向下延伸,惹

人注目的高大雕像也馬上就出現在視野之中,以及周圍幾塊在城市中

特別顯眼的人工草圃,幾朵嬌小的花朵立於其中,讓人有歐式後花園

的美妙錯覺。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成功了!」



愛莎發出了喜悅的短暫歡呼,用力轉動身軀以及脖子往自己的後方看

去,目前自己的所在是最接近通往八角廣場階梯的地方,如果沒有意

外,犯人應該就在自己身不遠的位置,過不了多久就會到達愛莎現在

的位置。



「看老娘怎麼逮住你!啊唉……?!」



並非是這時才忽覺自己移動錯了位置,也不是發覺犯人早已跑過了自

己所處之地,而是眼前的那位壯碩漢子停止移動的腳步,跑得滿臉是

汗的他這時面部扭曲,彷彿是在替他抱怨著眼前這個情形。



一名女子擋在那裡。



一頭深橙色的的頭髮綁著兩束極似於掃帚的馬尾,頭上戴著深咖啡色

格子圖案的布織防風帽,無袖的上衣以及大到看起來行動非常不便的

蓬蓬裙,都是跟帽子一樣的咖啡色只不過是深淺上有所不同,兩隻手

臂上總共掛有五個手環,其他像是頭髮、衣服上也都穿戴著一些小巧

的飾品。



這名女性向前走了一步將她與壯漢的距離拉近,接著把左手放在右手

下方並用手掌輕觸右手肘尖,右手再緩緩的舉起撫摸著下巴做出類似

於思考常見的姿勢,但她並不是在思考,眼睛依舊直直地注視著壯漢



「呦~!你好啊帥哥,能不能不要在走廊上奔跑呢?好多人都被你嚇

到了呦~還有還有啊~看你好像挺累的,休息一下嘛!另外啊~啊不

是啦!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啊~你手上的東西,好像是不久前

我賣給某位小姐的項鍊呢!因為啊~我們店裡一向是提供顧客一個月

保固期的!好像有點很短?但這不是重點!總之呢,就.是.請.你

把.項.鍊.交.給.我,拜託了哦!」



標準的女性聲線卻在她那不知是童貞還是天生個性開朗的語調驅使下

變得像是心智尚未成熟小孩子的模樣在說話,劈哩啪啦的自顧自唸完

一大串明顯可以看出是在臨時湊出來的台詞,臉上過分陽光的笑顏不

禁讓人懷疑到底是懷著什麼心情擋住犯人的。



眼前的壯漢在毫無空隙插話之下表情除了扭曲上添了大把忿怒,臉上

的顆顆汗珠猶如淋雨般的滴滴滑落,著急地用粗壯的手伸往腰後抽出

了一把約有三十公分那麼長的短刀,用力的指著擋在眼前的女性大喊:



「妳、妳、妳給我閃開!妳說什麼啊我可是都聽不懂!小心我殺了妳

!妳居然好膽擋路啊!」



壯漢一邊說著一邊胡亂揮著手著的短刀,同時壯如牛的雙腳也慢慢向

女性走近了幾步,面對體型比自己大上好幾倍的對手這名女性不見絲

毫異狀,依然是瞇著眼用著亮麗笑臉佇在原地,完全沒有對威嚇感到

恐懼的感覺。



「這樣啊~既然你這麼想——」



此時女性把雙手自然垂下至腰側,比起方才孩子氣的口氣少了一點開

朗的氣息,音量也縮小至能讓壯漢聽到的最小音量,從她的額頂彷彿

可以隱隱見到一片黑色的氣息開始擴散,陰暗的感覺忽間侵襲了整個

人,在此同時,壯漢終於耐不住性子猛然往女性衝去,把短刀高高地

舉起往她揮下——



為什麼一名壯漢會被一名女性擋住。



為什麼他不像一開始一樣直接衝撞過去。



而他又是感覺到了什麼。



女性用只有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輕嘆了一聲。



 

 

「這樣啊─—」

 

 

 

 

 

---------------------------------------待續-----------------------------------------

, , , , , ,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