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誕生之後幾億年間,各種自然作用交互發生,貯存在地殼之下的熔岩彷彿野獸般地發洩平時積蓄已久的怒氣,上萬道閃雷從名為天空的畫裡毫不留情地落下,一個恨不得吞噬任何生命的地方,完全無法使生物生存於其中的空間。

 

這樣的情形前後持續了幾億年,一直到出現一顆由各種自然的複雜作用而形成,逐漸至昂然佇立於大地之上的水晶出現。

 

艾爾之石,後人是這麼稱呼它的,一顆長寬皆約一千五百公尺,高度約高達三千六百公尺的巨大水晶體。彷彿是通入天頂的高塔,頂部向上延伸至沒入雲群之中,艾爾之石本身呈現藍綠色,微微帶有光線所反射出的光澤,距離整個晶體四周約二十公尺內都閃著似乎是蘊藏在之內的巨大魔力溢出而造成的閃爍光輝。

 

艾爾之石內擁有組成世界的八種力量──火、水、地、光、風、月、生命及死亡,性質差異極大的八種力量在艾爾之石內部彼此對抗,卻又互相尋求著一種平衡。

 

由於艾爾之石強大力量的牽引,世界也從初始混沌的模樣轉變為生命所能適應的環境,一絲絲的曙光刺穿籠罩大地的黑暗,忿忿不平的自然也得到靜謐。

 

這樣的世界孕育出簡單的生命,開始出現生機,經過多年的演化出現了高智慧生命,直到最後進化成熟出現現今的人類。

 

人類具有方便的行動能力,高智慧更是帶來進步與繁榮的主要原因,人類開始集結成村落,在生活上不斷發展創造各種使生活更加便利的發明。

                                                                                              

然而,人類創造空前的文明盛景,卻逐漸忘卻艾爾之石帶來的恩典,慾望、貪婪、自私在內心發酵,在發明之中的一樣最具代表性、讓人類最為驕傲的──納斯德(Nasod),竟是讓這醞釀已久的毀滅命運轉動的最後齒輪。

 

 


E-403年。


這是一個坐落於艾爾之石北方的村落,與到艾爾之石之間有著一大片森林,約有三至四百公尺遠的距離,組成的屋大部分都是由茅草搭建而成,只有少數幾間是用木頭蓋成,高度低平而保守,總共大概有將近百間的屋子,村落裡唯一較能稱上顯眼的是一間位在村落中央由木頭蓋成的房子,上方有著向上微微尖起的屋頂,最上方則是幾近水平線,房子入口的階梯前方有兩根木製柱子立在左右兩側,簡單說起來就像是日本的那種神社

 

雖然這個村落裡的不過是茅草屋與木屋,但以那時候的形式來看,已經算得上是有相當規模的村子了。

 

這是個佈滿濃霧的清晨,天空上掛著幾片烏雲,四周顯得有點昏暗,彷彿隨時會倒下一大盆的雨水。

 

「就是明天了呢。」

聲音是來自一位站在神社入口階梯上方,臉面向著裡面的女子,這名女子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長髮順著背部滑入腰際,劃出一道優美的曲線,在脖子高度的頭髮用紅色的布綁成了一個結,眼睛是清澈的大海藍色,所穿的衣服則是類似巫女服的布衣,較不同的是這件巫女服下半部分並不是常見的鮮紅色,取而代之的是像薰衣草那般的淡紫色。


答─答。


後方一雙穿著木屐的雙腳,輕輕敲著地面朝金髮女子走了過來,緩緩地走近淡金髮女子的右後方,這另一位女子穿著相同的衣服,黑亮的烏髮,臉夾明顯的削瘦,以外表判斷大概是老一輩的人。「妳還是一樣感覺敏銳啊,米恩。」黒髮女子在米恩右側停下腳步。

 

「會不會害怕?」

黑髮女子接著又問,並將臉轉向米恩,表情中隱約可以看出一絲擔憂的神情。


這樣的問話從外來看人完全是摸不著頭緒,但其實米恩是被選中的人,用來讓逐漸崩壞的艾爾之石復原的祭品,這裡指的選中並不是被人們所選上,而是被「神」所選中,無形的神賜予她的力量,傳說中只要能夠隨心所欲的使用艾爾之力,並且能夠讓魔法使出「金色」的高純度魔力,這樣的人就具有能夠艾爾之石淨化、復原的能力,在這世界上,這種人的稀有程度可能只不及艾爾之石誕生的奇蹟而已。


當艾爾之石的崩壞發生,世界元素的平衡開始失序,天崩地裂,原先溫馴的動物也開始變得暴戾不安,情況一天嚴重過一天,毀滅命運一日近過一日,唯有米恩能夠拯救艾爾之石以及世界,村裡的人就算是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這樣的事實,還是任害怕死亡、期待米恩能挺身而出,卻又無法厚臉皮的要求別人犧牲等等多種複雜的思緒在心中糾結。


米恩是自願的,在這「祭獻之日」前的最後一天,人們心中是這樣認為的,而米恩心中也是如此。


「說不會一定是騙人的,長老。」米恩一樣轉過頭來面著長老的臉,眼頭稍稍的傾斜,臉上掛著溫和而柔軟的笑容,柔和到彷彿能驅散任何的冰寒。

 

長老嘆了一口氣,露出有些無奈的乾笑回應「對不起……一直這樣子,已經是最後一天了……。」

 

「不用再叫我長老了,妳就叫媽媽吧。」長老故意將視線避開米恩那清澈的雙眼,哽在喉嚨許久的話終於說出。

 

「是,媽媽。」米恩依舊笑著。


長老是米恩的親生母親,她的父親——也就是長老的丈夫,原先是這個村落的長老,死於三年前因艾爾之石崩壞所造成的自然災害,也因為這樣的緣故,於是米恩的母親接下了村落長老的職務。

 

由於米恩出生於父母親任職在村落裡的高階位這樣的家族,是個獨生女,從小就受到無論在何處都不可叫出父、母親這幾個字眼的規定,並且獨自居住在自己的房屋,原因是害怕米恩因此受到異樣的眼光,知情的人同樣認為或許這樣才是對米恩最好的辦法,而直到現在,除了米恩的父母親與少數老一輩的人沒有人知道米恩的身世。米恩從小就受到矚目,當然不是因為身世的緣故,而是因為米恩從小就出類拔萃,儘管在體術方面沒有頂尖的實力,但光靠著法術上超越常人的天份與實力,就讓她在村落裡享有相當高的名聲,甚至小時就已經沒有任何大人能夠與她抗衡。在前年的某天,米恩在獨自訓練中無意間發出了金色的魔力火炎,就算剛開始有些不熟練,再過一段日子之後也已經能達到任何魔法都「金化」的程度,消息也就此傳開,古代書籍當中提到具有金色火炎的傳說,竟然被村落中的女孩子改寫為事實。

 

然而米恩的聲望、人緣沒因此更高,反而被當異類般的疏遠,朋友、夥伴、老師一天一天的離去,原因或許米恩心裡也明白,正值艾爾之石崩壞,卻出現了能以生命換來安定的人,面對這樣的尷尬情形任誰也無法忍受。

 

經心理的矛盾折磨了一段時間,米恩掙扎的繩結終於解開,最後決定採用她一人的生命來換,怎麼想都是值得的這種想法,自願當做祭品獻給艾爾之石。

 


「妳用不著…勉、勉強自己啊…。」

長老張開雙臂輕輕的將米恩擁抱住,小心翼翼的力道就像是在為眼前這無法承受更多的脆弱女孩著想,怕在多用些力道這女孩就要化為沙般。

 

「米恩,就算妳不犧牲,我們還是有活著的希望。」長老最後一刻都試圖挽留米恩,從她將她的決定說出時,直到現在。

 

米恩當然沒有因此而接受,她的心意已堅若磐石,已經沒有任何人能改變她的想法了,就算是「那個人」也一樣。

 

米恩微微的搖搖頭,並用纖細的雙手緩緩把擁住她的長老從身邊推開,轉身踏出步伐打算往神社的出口離去,深怕繼續在與母親身邊待下去,自己將回頭路封住的心牆會被就此擊垮。

 

「媽媽。」

米恩在走出約離兩公尺遠後,背對著長老停下腳步,動作就此靜止住了好幾秒,但這幾秒間彷彿四周的一切都靜止,且像好幾小時那樣的漫長。

 

「在最後,謝謝妳。」

打破了沉默,可能是長久以來的心願已了,語氣平淡卻是讓人明白其中無盡的感謝,說完米恩再度輕輕的踏出腳步慢慢離去。

 

可能是最後一次了。

 

長老並沒有在強留住米恩,而是看著遠離她、愈來愈模糊的背影,一直到消失在晨霧之中,留下長老一個人以及難以形容的寂靜,最後長老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呆了良久。

 

當天天空上的成群的烏雲,像頑皮的孩子般固執的徘徊久久不肯散去,最後烏雲終究還是無法支撐住雨水的重量,在接近中午時就開始洩下大雨,並且一直下到傍晚時才終於肯罷休。

 

現在的時間已到了當天夜晚裡即將跨進隔日的時間,雖然雨沒有繼續降下來,但下過的大雨還是讓夜晚裡增添了一些陰暗濕氣的氛圍,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入睡了,不過在村裡的某處依然有人醒著。

 

這裡是米恩所居住的木屋子,高度大概只有一層樓的保守高度,米恩雙腳膝蓋向上彎曲坐在角落,可能是無法入眠的緣故,臉上帶有倦容,整個人如同融入周圍沈靜的氣氛般平靜。

 

叩叩。

 


米恩所在的角落旁的木製窗戶外傳來有人輕輕敲打其的聲音,窗子是設計成左右平滑式的。


這麼晚了還會有誰?如果是什麼壞人的話也不可能這樣敲窗,大概又是什麼熟人要對快消失的人關心點什麼,……為什麼要特地從窗戶?


米恩懷抱著這樣的想法用雙手慢慢撐起身子,走近離自己只有幾步遠窗子,一臉疑惑的將窗戶往坐打開。


「嗨~!」

打開窗戶後看見的是一名少年用雙腳鉤住外頭上方凸出的木條,整個人倒掛在窗外的奇特景象,這名少年額頭的高度綁著一條圍繞到後頭部的白色巾條,黑色的短髮朝上方豎起,身上穿著是再普通不過的白布衣加上白布短褲,令人稍微注意的地方就是衣服非常的破爛,和稱得上標準的五官,還有那披在背後因為倒掛的關係直直垂下的白色破披風。

 

更令人訝異的是米恩看到這種半夜裡怪人「掛在」窗外的怪異情形,沒有感到害怕反倒是露出驚訝高興的表情。

 

「赫尼爾?!」

米恩的雙手不自主的摀住嘴巴小聲喊道,對眼前的情況感到難以置信。

 

眼前的人是米恩從小到現在的摯友,兩人在閒暇時間也會約在一起打鬧玩樂、到處冒險,但赫尼爾和米恩並不是同村人,赫尼爾住在距離米恩的村落約二十公里遠的地方,就算如此,赫尼爾一有機會還是會奔往米恩的住處,不過現在是半夜,速度再快要跑二十公里的路程還是有些困難,而這樣遠的距離再加上米恩村落的眾人決定保密,也讓赫尼對米恩「獻祭」的事完全不知情。

 

「哈哈!驚喜~!」

露出天真的笑容後赫尼爾雙腳一鬆往下劃出一道圓弧線往窗內移近,動作輕巧而俐落的蹲在窗口上,伸出雙手握驚訝不能言語的米恩的右手。

「走吧!」

「咦?!這麼晚了要去哪?」

「去森林繞繞,順便讓你看看我新的魔法!」

赫尼爾絲毫不給米恩可以開口拒絕反駁的機會,用自己的雙手用力拉起米恩纖細的雙手,米恩的身軀被這股大到她離開地面的力量整個人拉出窗外,跌跌撞撞的著地後還沒站穩腳步又被赫尼爾的雙手拉往森林的方向而去。

 

森林在常見的文章之中的形象都被塑造成空氣清新、生機蓬勃的景象,不過有些人在現實中見到森林還是敬而遠之,擔心闖入之後會不會突然有什麼東西奇襲過來,運氣如果比較不好遇到什麼危險生物一命嗚呼都有可能,或許這種想法解讀成是不懂得大自然之美比較容易被接受。


艾爾之石與村落間的這座森林裡頭的樹木大都有五、六層樓那麼高,地面上倒是沒有太多的野草叢生,只有少數樹木的根部從地面下竄出地面和不知為何斷落的樹幹,裡頭的空氣也是意外的清新,吸入一口就像是沁入心底的涼般,即使到了夜晚也沒有讓人太過於害怕而不感靠近。

 

「嗚啊!還是森林裡空氣好。」赫尼爾雙手向後抱住頸部,一副悠哉的樣子與米恩隔著半公尺的距離並排走著,雙腳步行時還故意伸得高高的在踏下。

 

「你還敢說啊?半夜把我拉出來,我可是想睡得很。」米恩鼓起嘴巴吐槽道,即使懷抱著明日的重大事情,心情還是因為與多年好友一起而把不安全都拋到腦後。

 

「想睡?你真是豬啊。」

「……。」

 這種時間大部分的人都會想睡吧!

 

「不跟你說啦!」米恩將頭甩向反方向擺出不屑的神情,雙頰還是用空氣鼓得大大的。

「看到接下來的魔術妳的瞌睡蟲就會消失了,這可是我新發明的,可別嚇到勒~!」

赫尼爾突然停住腳步轉過身對著米恩,米恩的餘光看見後多走了幾步同樣跟著停了下來,轉過頭對赫尼爾接下要做的事想要一探究竟。

 

赫尼爾的雙手手掌用快到難以用視線捕捉的速度在胸口前方比劃了奇怪的動作,最後手掌伸直成手刀一手尖端朝右一端朝左,緊緊的閉合起來,手掌間細小的縫隙發出神秘的細長深藍色光芒,隨著赫尼爾的手掌緩緩打開光芒也逐漸開始擴大,範圍一直延伸到離頭上幾公尺遠的距離後停止,在亮度到達頂峰後開始漸漸暗了下來,光芒開始慢慢退去,完全退去後迸發出一點一點的金色亮光灑落下地面,原先被藍光所包覆著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立方體。

 

 

立方體的邊是由帶有神祕感的淺藍色的光線所組成,周圍圍繞了眾多七彩的光環,光線緩緩的變換形狀並不規則移動著,立方體內側則是有多道彩色的極光,極光與外側光環縱橫交錯不斷慢慢的變換形狀,在亂中卻是出人意料的美麗情景,完全不像是會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奇幻立方體。

 

「這不是……?」米恩對著眼前另感到不可思議的物體發出感嘆。

「我剛…剛才終於成功的…,妳一直吵著…要看更漂亮的魔法…,我可是拼…命練了很久呢,這次…夠漂…亮吧?」

 

赫尼爾一臉吃力的維持施展出來的魔法,硬是擠出了一句話。

「恩,真的很美。」

米恩伸出雙手企圖要捕捉面前美麗的風景,雙眼中充滿了光澤與好奇,這時的米恩就像普通女孩看見美麗的事物會感到驚嘆、滿足一樣,不會有人猜想到她身上所背負的是何種重任。

 

 

赫尼爾努力維持一段時間的魔法終於瓦解,空間猛然化為閃亮的光點消失在空中,徒留下美麗景物消失後在人心中造成的遺憾與懷念的回憶。

 

「抱歉,還不熟練的關係……。」赫尼爾因魔法消耗太多魔力,疲累的彎下腰來試圖調整自己紛亂的呼吸節奏,一邊對米恩解釋道。

 

一旁的米恩低著頭,因夜晚的昏暗所以看不清她臉上是什麼樣的表情,不過照理推算的話應該是失望的表情吧?

 

「所以說你大老遠這麼晚來找我就是因為這個?」米恩的聲調突然壓低,跟平時的聲音有些許不同。

 

「啊啊?!難道妳不高興嗎?從幾年前妳就一直跟我說想看這個,我還以為妳會很高興的。」

 

「恩……。」米恩緩緩的抬起頭來,臉上的表情並不是先前所預測的失望表情,反而是一個招牌的大大笑容,眼角上甚至還附著淚水,從眼眶流出細細的淚之河。

 

「我、我很喜歡。」

「蛤?」

 

米恩突然的情緒變化讓赫尼爾感到措手不及,尤其是女生在他面前流淚這種情形,雙手忙亂的搔著頭看能不能搔出什麼辦法。

 

「喜歡幹嘛要哭啊?」

「因為太高興了,終於能看到了……。」米恩一邊用掌背擦拭掉臉上的眼淚,一邊啜泣的說。

 

這不僅僅是米恩期待以久的魔法這麼簡單,也是在讓她即將別離之時想起自己擁有的,並給予勇氣和溫軟的神奇魔法。

 

--對呀,一直以來有赫尼爾的陪伴,最後一天還有這樣的朋友為我付出,我還有什麼可以害怕?即使不是全世界,只是為了他,一切也是值得的

 

米恩原本混亂的思緒終於被好友的給整頓起來。

 

「啊、啊、哈、哈哈哈,怎、怎麼說得好、好像明天就不在似的,幾天後熟練再用給妳看吧!」赫尼爾完全不之該如何回應在他認知裡不存在的這樣的米恩,結巴的隨意回應。


但這無心的話語卻像利劍般刺入米恩的心中,迴盪在米恩的耳旁。即使如此,米恩的心也不會再有所動搖了。

 

「有你真好。」

 

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在時希望你能堅強下去。

 

 

▼▽▼▽▼▽▼▽▼▽待續▼▽▼▽▼▽▼▽▼

 

 

這是我最近起步的小說作品><,以艾爾之光這款遊戲的背景為背景,以裡面的故事為基礎,不過當然會有獨創的劇情文筆不夠好請見諒,希望大家會喜歡,我會繼續進步的。

 

高手大大有什麼建議歡迎留言指正!

錯字、文意矛盾、可以改進的地方,謝謝!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