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之後的時間,兩人去了森林的最西邊,遮蔽物最少的地區,在夜間是欣賞夜景的絕佳地點,那裡往東走就是森林,往西走就是荒野,是森林與一片荒野的交界地帶,西邊的荒野自古就是個不毛之地,與東邊的森林形成極大的反差。

 

兩人一起坐在倒塌在地面上的樹幹呆坐了好一段時間,由於是夜晚的關係沒什麼光害,天空上閃耀的星星可以說是一覽無遺,兩人都選擇沉默,平時無話不談的好友在此時卻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可能是因為彼此心照不宣,對於這種時刻安安靜靜的觀賞天空上美麗的圖畫,才是最佳的選擇吧。

 

「喂,我總覺妳怪……。」赫尼爾先開了口想挑起一些話題,畢竟在繼續呆坐下去也不是好辦法。

 

赫尼爾話才剛說到一半,後方忽然傳來一陣巨大聲響。

 

砰!

莫名襲來的爆炸聲。

很近,離這裡很近,應該說就在這裡。

 

 

就算兩人在爆炸前就已稍微察覺,不過極為短暫的反應時間還是來不及完全閃避,兩人依舊被毫無預警的爆炸炸飛到荒野的空地上,翻落幾圈後趴在地面,炸毀的樹木碎片成放射狀高速飛散,爆炸處的地面也因強大的衝擊力凹陷下去,塵土飛揚在四周圍,寧靜的森林在一瞬之間全變了調。

 

「唔啊啊……。」

 

被炸飛的赫尼爾在一陣混亂之中從喉嚨裡發出哀號,趕緊搖搖頭使腦袋清醒,在意識開始清楚後卻發現自己的雙手有在記憶中不曾有的奇特觸感,視線前方則是一臉錯愕的米恩的小臉。

 

米恩用雙手撐在地面上,整個人趴在嚇尼爾的上方,混亂之餘兩人維持了這樣的動狀一段時間。

 

 

啊?這種軟綿綿的觸感是?這裡有棉花枕這種東西嗎?

 

當人類為了認清一樣東西到底是什麼時,通常會都用手捏一下感覺形狀,不過在某情況這會讓人步入危機,而赫尼爾好死不死就遇到這種情形。

 

 

赫尼爾突然驚覺往下一瞥了一眼,發現自己的雙手不偏不倚的撐住米恩的胸部,視線往上移了下看見的是米恩嘴角微微的顫抖,雙頰已經紅得不能再紅,就像臉部升溫到可以冒煙似的,簡直就是火山即將爆發前的預兆。

 

「你剛剛……捏了,對吧?」

 

這是要將死之人留下遺言嗎?

 

這完全是……。

 

正準備從喉嚨脫口而出時就被米恩賞了一巴掌過來,啪一聲響亮的正中赫尼爾的臉頰

 

「大變態!」

 

「誤會阿……。」

 

與巴掌時間賽跑明顯晚了一步的解釋現在才慢慢說了出來。

 

如果只是觸摸到事情就沒這麼嚴重,不過赫尼爾卻被很該死的好奇心驅使而做出了另他後悔萬分的事。

 

其實也不能說完全是後悔。

 

稍解怒氣的米恩將身體撐起再站起來,拍拍衣上所沾上的灰塵後將目光移動到爆炸的位置,揚起的塵土還完全散去,但足以可以隱約看出有兩個人站在那裡。

 

「有機會再找你算帳,現在就先解決眼前的問題。」米恩對赫尼爾撂下狠話,目光依舊集中在爆炸處。

 

 

 

「開戰的話可別做過頭嘿!」

被米恩的威脅嚇得脖子倒縮了回去差點沒躺在地上,此時赫尼爾一邊叮嚀著一面慢慢的撐起身子來,跟著米恩望向同樣的地方--爆炸處。

 

瀰漫的塵土完全消失在空氣中,原先因塵土遮蔽所以模糊不清的兩人身影終於能夠看清真正的面貌。

 

這兩人面對著面,用充滿敵意的神情互相對峙著,兩人都留著銀白色的長髮,性別看來都是女性,雙手都各有一個像與手掌之間牽著一條隱形鋼線的漂浮球體,其中一名的身上明顯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勢,右手還攙扶著腹部上的傷口,另一名卻是毫髮無傷從容的注視眼前傷勢嚴重的人。

 

傷勢嚴重的那位留著長髮,稍稍帶有波浪狀的起伏,眼睛是常人不可能有的粉紅色,額頭上有著粉紅色的寶石,連身上穿的都是粉紅色的短洋裝,洋裝的腹部到袖子的位置有一層薄紗覆蓋著。

 

毫髮無傷的那位的頭髮則是直直的長髮,眼睛是淡淡的黃色,額頭與手腕上都有金色發光環狀物體,身上穿著粉紅色類似機械式盔甲的戰服,背部上甚至有著象徵天使的翅膀,不過這翅膀並沒有羽毛,而是金屬製造而成的翅膀,翅膀大致上可分為背部兩側的粉紅色與中間黒白色相間呈尖刺狀的部份,兩側還漂浮著黑白尖刺狀金屬,依顏色推測是翅膀的其中一部分。

 

綜觀以上幾點,這兩人不管從什麼角度來看都不是正常人,不,更正確來說根本「不是人」。

 

是一種由人類創造出來擁有自我思想的物體,人類因過度、不合理的奴隸它們而造成它們的反叛。

 

「納斯德嗎?」米恩一面喃喃自語,一面踏出步伐朝著兩位納斯德女孩的方向並大聲喊道:

 

「妳們為什麼來這裡?為什麼攻擊我們?」

 

兩人都沒有回答,依然維持著同樣的動作。

 

 

「帕爾賽芙!」氣氛寧靜了片刻,穿著洋裝的納斯德突然大喊,顯然的她並不是在回答米恩的問題,納斯德是人類創造出來的,語言自然也是人類所說的。

 

話雖然這麼說,人類雖然賦予納斯德自我思考的能力,但因語言在設定上過程繁複,因此大部分的低階納斯德並沒有言能力,只有少數擁有較高階位的納斯德有可以表達想法的權力。

 

聲音在傳出後在戰服納斯德的上方彷彿憑空出現般,一個身穿深紅色女僕服的納斯德女僕從上方放出大範圍的粉紅色的電流由戰服納斯德的頭頂上方疾駛而下,從頭部進入流向全身後再導進地面,戰服納斯德被落下的強大電流牽制住行動,機械戰服上不斷有大量進入體內的電流竄出,瞬間變成扭曲掙扎的模樣。

 

「卡農,Space Wrench!」

 

洋裝納斯德藉此機會趁勝追擊,一聲指令下去又是無中生有般在空中出現一位同樣身穿深紅色衣服的納斯德,在騰空狀態雙手交叉在胸前,再如同使力撕裂物體一樣雙手向兩側揮出,雙手上的利刃擊出兩道交叉成「X」狀的藍色劍氣向戰服納斯德飛去,就像能斬斷空間一般,發出高頻率的尖刺聲響,最後直接擊中被電流影響動彈不得的戰服納斯德,被斬擊擊中後身體彷彿被劍氣吸住一樣往後飛了好一段距離最後摔落地面,中間被波及到的樹木也應聲倒塌,戰服納斯德頓時被樹幹所埋沒。

 

同時,似乎攻擊成功的洋裝納斯德把頭面向一旁觀戰的米恩,傷痕纍纍的臉顯現出痛苦的情。

 

「我的能量快耗盡了,請妳們幫助我,人類。」

在極度擬人的納斯德上可以輕易的找出與人類相似的地方,雖然不同於人類以空氣震動聲帶的發聲方式,但納斯德在身負重傷時的氣還是自動調整為有氣若游絲的現象,在感覺統納斯德自身也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傷重的痛苦。

 

「幫助?」

被突如其來的請求弄得有點糊塗的米恩,在急忙中勉強維持思緒的問 。

「在這樣下去對妳我都沒有好處,必需阻止Zero的暴走。」

 

米恩被這句話搞糊塗了。

 

對妳我都沒有好處?為什麼?妳跟叫Zero的納斯德又是什麼關係?

 

米恩正積極開始思考洋裝納斯德所提出的協議,從Zero被埋沒的樹幹堆裡出現了動靜。

 

轟!

 

從那處發射來一發飛彈,以飛快的速度直接命中洋裝納斯德,爆炸後推擠出的空氣威力驚人,一旁的米恩也因強大的爆炸衝力後退了幾步,而洋裝納斯德被威力強大的飛彈直接擊飛到荒野中。

 

攻擊命中後Zero並沒有繼續攻擊那位納斯德。

 

她改變了目標。

 

將攻擊的目標轉向米恩,並以異常快的速度「上下」跳動兼向前飛行直逼米恩的身前,臉上的表情跟起初毫無不同,一張沒有變化的冰冷表情,與米恩目光交了一會兒。

 

忽然被這麼快速接近的米恩有點不知所措,視線卻意外發現了Zero手上握有兩顆比手掌還小一點的水晶,一顆是藍綠色,另一顆是紫黑色。

 

 

「艾爾之石?!」

 

同時間兩側的黑白尖刺狀對著米恩刺去,米恩迅速的將身體側旋閃避,閃避後眼前卻又是一根尖刺突擊而來。

 

「魔法護盾!」

 

魔力像有生命一樣從體內釋放出,金色的魔力把米恩的身體包覆住,像盔甲一樣先緩衝了尖刺的衝力,最後失去動力而完全停滯在身體面前。

 

「米恩小心,地面!」對眼前的激戰中不知從何插手的赫尼爾在一旁做目前唯一能做的事。

 

Zero並沒有給米恩可以喘息的時間,攻勢猶如驚濤駭浪般,數根黑白色金屬尖刺突破地面不斷的向上竄出,方才進行攻擊的黑白尖刺也在同時間刺向米恩。

 

鏘!

所有尖刺全部擊中。

 

全部擊中了同樣的黑色尖刺,中間空無一物,試圖咬殺獵物的猛獸僅僅捕捉到空氣。

 

米恩在尖刺擊中前瞬間在原本的位置消失,直接出現在Zero的正後方,這並不是物理的超高速的移動,而是法師使用魔力移動靈魂達到瞬間移動的效果。

 

「既然妳手上有艾爾之石,那我們就是站在另一個納斯德那邊的人。」

 

在Zero剛剛反應過來時,米恩早已發動魔法,米恩將右手舉起指向Zero,數把金黃色的長劍圍繞住Zero,劍與劍之間由金線互相連接著,並繞著Zero的身體旋轉,雖然上方看似可以從這劍環中脫逃,但Zero就像被無形的劍固定一樣動彈不得,在Zero上方的空間開出一個與劍環同寬的金色洞口,就像大砲即將發射前的強大蓄力效果,在強大魔力作用下地面彷彿都在晃動,魔力達到爆發的臨界點後一道金色光波從洞口轟然而下,光芒帶著強烈的衝擊力道造成一道向外高速推出的風牆,而地面在衝擊後就像被小型隕石肆虐過一般,開出了直徑約幾十公尺的大坑洞,Zero確確實實的被擊中,手中的兩顆艾爾之石全都因魔壓而粉碎,身上的戰甲出現了好幾道裂痕正在不斷延伸。

 

Zero受到如此強大的攻擊後用僅存的動力吃力的從剛剛強大衝力造成的洞坑裡狼狽的爬起,身負重傷的她仍然用極高移動速度想要逃離。

 

 

藉此大好機會追上去的並不是米恩,而是原本被擊飛的洋裝納斯德,同樣是連飛帶跳的快速離去,兩個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視野當中,只剩下米恩和赫尼爾兩個被打擾的受害者。

 

「妳也太過火了吧,連艾爾之石都給毀了。」赫尼爾倒是先指責起米恩,完全不記得自己在剛剛的戰鬥幾乎沒有貢獻。

 

「呵呵,大好機會一不小心就……。」米恩尷尬了笑了笑,卻又好像想起什麼事的表情忽然轉為凝重。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赫尼爾發揮男生應有的風度,這麼晚還把女生叫出來夜遊,送她回去也是千萬個應該,米恩也就順口答應了。在整理好莫名其妙被打擾的情緒後,與米恩正準備要往村落的方向離去,離開的同時赫尼爾用光看見有個與荒野格格不入的東西--花,一旁還有個深藍色細小物體,兩個說正常也正常說奇怪也奇怪的東西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荒野裡有花也是有可能的吧?那塊土比較特別也說不定,當然藍色的小東西是人為的雜物更是再正常不過了。

 

「赫尼爾。」

「啊?」

 

思考因自己的惰性與自我解釋再加上米恩突然的說道被打斷了,好奇心就此直接拋到天空去。

 

 

「我有忘了什麼事嗎?」

 

米恩停住腳步用再真不過的疑惑表情望向赫尼爾,雖然剛剛發生的那種事與現在這種看似充滿危險的疑問,但從米恩臉上的神情看來不是那種明知問的反詰語氣。

 

真的忘了?妳絕對有失憶症對吧?而且是很嚴重的那種。

 

「啊啊?沒、沒、沒有啊,什麼事,哈哈哈。」

「是嗎?」

 

這種依稀記得什麼事卻又想不起來的感覺令人討厭,不過有些事情還沒別想起來會比較好,自知暫時逃過一劫的赫尼爾偷偷側過臉喘一口氣,兩個人繼續朝村落的方向走去,一路上米恩還是不斷苦思自己到底忘了什麼事情。

 

 

 

 

E-403年。


天氣的陰暗濕冷並沒有繼續延續下去,將其取代的是多雲且氣溫宜人的晴天,多虧天空上的厚厚的雲層阻擋了烈日的高溫轟炸,人們才得以在這無情的高溫下有些可以喘息的空間。

 

祭獻之日,用靈魂與生命來換取艾爾之石穩定的日子,改變的命運之日,也是將世界導向和平重要開端。

 

在那之後,艾爾之石如願恢復平穩,即使如此,原本巨大的艾爾之石在崩壞後破裂分成八大塊,而這八大塊的能量即使穩定下來仍然無法在恢復為原先的模樣。


在八大塊中每一塊當中都寄宿著各種力量,人們用其中各自的「顯力量」,也就是每塊當中蘊含最多的屬性的名稱將其取名,分為火、水、地、風、光、月、生命、死亡等八大塊不同屬性的艾爾之石,以上一次的慘痛經驗為借鏡,為防未來有什麼不測,人們集結魔力把八塊艾爾之石分別轉送到不同的地區,以此分散掉一次全部落入危機中的風險。


而艾爾之石復原的關鍵鑰匙--米恩,古老書籍中的預言之女,擁有足以讓艾爾之石甦醒的魔力,在眾人的祈禱之下將靈魂及生命獻上,化為祝福消失在這個世界上,最後只留下少年的悔恨與憤怒的吶喊響徹於雲霄。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