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器上方顯示紅色數字:299。

 

在強大的衝擊力道擊中艾爾之石之後,只留下片刻的安靜與眼前令艾索德不解的結果。

 

「咦?!」

 

艾索德雙手緊握的劍彷彿是瞭解艾索德的當下心情,一動也不動的停在原地,而艾索德也是不知所措,臉上寫滿了問號,這種情形和他平時練習的印象完全不符。

 

--為什麼?不管是動作還是力道,感覺都沒有問題,難道是打偏了嗎?不,這麼大的目標還打偏我有這麼手殘嗎?沒吃飽嗎?這更不可能,我出門前可是吃了五大碗飯,而且沒吃飽的話肚子早就抗議了。

 

艾索德被搞得亂七八糟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了以上幾種可能,卻都被自己的理性給反駁了回去更正確來說,要拿這幾種亂七八糟的理由當藉口根本就不是他的作風。

 

排除以上幾種原因,只剩下一種可能。

 

那就是:「跟他們比起來,我本來就很弱」。

 

短短幾秒在腦海中浮現的結論,就如一盆冰冷的的水把艾索德原本在心中燃燒的幹勁狠狠澆滅,甚至連最根本的思緒都受到了影響,只能靜靜的、落寞的站在原地。

 

『小伙子,別浪費時間趕快下來吧!』

『說大話結果只有299?真是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起初稍稍平息的叫罵聲在艾索德「爛透了」的成績出來後,現在又加上了一桶油讓火勢又再度旺了起來,然而底下人的冷嘲熱諷在現在艾索德的耳裡聽起來就如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傳來的,只有聲音,沒有內容。

 

「安靜!」

 

在一旁從頭道尾觀察的隊長羅悟,在事情發展得太過分之際終於跳出來安定場面,先是對著底下大聲喝道,再步向前拍拍艾索得的肩:

「先歸列吧。」

 

被突如其來的錯愕感弄得腦筋打結的艾索德,在整理了情緒後總算是得以將話聽進去,或許是自己內心的選擇,低著頭以掩飾自己的難堪的表情,無聲的、輕輕的走回人群之中。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三天後的正午一樣在這裡集合,解散!」

 

羅悟宣布解散之後,剛剛歸列的艾索德的記憶中只對此句話有點印象,後來誰講了什麼,自己又是怎麼回到家裡,只著平時與習慣無意中完成,他自己也幾乎不記得到底其中發生什麼,過程又是怎樣的了。

 

太陽從西方沒入山間,黃昏的天空被渲染成一片橘紅色,襯著幾片漂浮於上空金黃色的雲朵,若沒有下午的溫度帶給人的悶熱感,欣賞這樣自然的景色對於生活於中的人類來說簡直是一大享受。

 

「安安,在裡面嗎?」

 

一間一般大小的簡陋木屋,屋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雜物,有零食、藥水、甚至到簡單的裝備武器,有時遍具歲月痕跡的屋子反倒會給人歷史悠久的可靠感,這屋子就給人這種感覺。

 

頂著一頭灰色短髮的羅悟站在屋前,用粗繩拖著一個看來挺重的物品,艾爾之石再加上黑色械,這東西如果沒有錯的話就是上午給搜查隊菜鳥所用的是同一個儀器。

 

「來了來了~。」

粉紅色短髮身穿黃襯衫,配上黃色格子長裙的女性從木屋裡踏著稍快的步伐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十分燦爛的笑容,眼睛不時笑成半月狀,給人親和的傻氣感。

 

「嘎啊~羅悟這麼晚來有什麼事啊?」

 

「安安小姐,這東西壞了,這不是新貨嗎?」

羅悟指著一旁的儀器,一臉無奈的發出質疑。

 

「抱歉抱歉,這是有原因的啊~!

安安對於自己的商品的瑕疵造成的不便,用充滿歉意的笑容不斷點頭賠不是,最後抬起頭來,用稍喘的語氣繼續對羅悟解釋道:

 「因為品質比較好的都被借用去了,而羅悟你又說趕著要用,所以就先做出勉強可以用

得上的,然不成今天的測試被我搞砸了?!真是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

不起、對不起……!

 

解釋完後愧疚心又成了安安點頭的動力,這次馬力開到最強,比上次的速度增快了許多,這種速度拿去搗麻糬絕對是非常好用。

 

「啊啊啊……沒關係啦,今天的測驗很順利,只是測試完後發現儀器壞掉問一下罷了。」羅悟面對安安的強大點頭道歉模式一點辦法也沒有,而原本就沒有責怪之意的他,只好用雙手努力水平揮著,希望安安可以不用太在意。

 安安彷彿是等著「沒關係」這句話很久了一樣,一聽到後點頭模式就馬上轉換回來。

 

「嘎啊……只不過……。」安安腦中突然想起什麼事般忽然露出吃驚的表情說道:

「既然羅悟你說測驗很順利的話,這東西應該是在最後的測試才損壞的,今年的新生有這麼暴力嗎?」

 

安安用手指摳著頭髮頭上短細的粉紅色頭髮疑惑的問。

 

「這、這、這是什麼意思?」

 

羅悟對安安的疑問相當不解,用有點急的語氣順著話題詢問。

 

「嘎啊~!我都忘了告訴你,為了方便區別使用等級,這種儀器上方的白框框通常會依照等級來設置顯示數字的長度,換句話說,如果一個高手用較低級的來測試的話儀器就會受不了太過強大的力道而壞掉,而給你的那個儀器大約只能顯示三位數字吧。」

 

「等、等、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如果出現四位數字的話會變成怎麼樣?」安安的詳細解說讓羅悟心中的懷疑瞬間解開,而同時心中又同時生出了一個令他半信半疑的猜測。

 

「嗯--。」

安安用右手食指頂著自己白嫩的臉頰思考著。

 

而羅悟也緊張的吞了吞口水,等待安安所得出的結果。

 

思考一回兒後安安終於說出結論:

 

「應該只會顯示後面的三位數吧!最後就是儀器壞掉!」

 

「這樣啊……。」

 

羅悟的猜測完完全全被這個結果命中而動搖,雙眼反射性的撐大,額上冒出了幾滴汗沿著臉滑下,嘴中喃喃地吐出幾個字來。

 

「艾索德,是吧?」

 

 

*                                                                                               *

 

 

「可惡!可惡!可惡!」

 

艾索德藉由平時訓練已久的劍法,以及長時間以來所行成的動作習慣,在此時此刻經變得毫無章法,只能不斷揮著手中的木劍,木劍隨著拖泥帶水的動作拼命的亂砍一通。

 「為什麼……。」

身前的對手依然開心的笑著。 

 

「為什麼我打不到他啦--!」

 

 

, , ,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