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師……呼呼……村莊的……地之艾爾石被偷走了!」

因消耗體力而虛弱卻倉徨的聲音迴盪空間裡,原本無聲的夜晚在這之後片刻陷入更深一層的靜謐。

 

與背景有著極大的反差。

 

『啊--?!』

被突然告知這個消息的三位不約而同的反射性發出驚訝的叫聲,三種聲音混合重疊下更顯的不可置信的程度。

 

艾索德在大吃一驚後緊接著衝向那位稱自己父親為「老師」的紅髮馬尾女性,匆忙的將身體貼到最近,用幾乎是吵架時才會用到的音調問道:

「那可是村莊最重要的象徵啊!為什麼又會?!」

 

「嗯……,正常情況之下的確是不可能的。」

約翰也接著對這個話題提出意見,雖沒有艾索德來得激動,行走向其他三人聚集的地點的步伐還是稍顯急快。

 

似乎才剛趕路過來的紅髮女性的呼吸終於調整到接近正常的節奏,但還是無法對他們的問題進行回答,視線輪流看向兩位,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不是什麼其他原因,而是她目前混亂的頭腦也得不出答案。

 

「先冷靜下來,小艾你還記得前幾天你告訴我的事嗎?」

終於出現了一位能夠冷靜思考事情的人,艾爸用著緩慢且沈重的語氣問著艾索德,而艾索德聽到艾爸的提示後彷彿恍然大悟,雙眼無意間地撐大。

 

一旁有點被此事排除在外的約翰與紅髮女性,也屏著氣等待兩人話題的答案。

 

「早在幾天前,艾爾之石就被搶走過。」

從艾爸嘴裡說出的答案,給個字都像幾頓重的石頭沈重,這個答案比起艾爾之石被偷了更加的令人感到震撼

 

原本不知情的兩人並出現沒有驚訝的叫喊聲,而是震驚到只能張開嘴巴,所有的話都像塞在喉嚨裡發不出來,好一段時間後終於能夠控制不聽話的嘴巴。

 

「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我們不知道?!」

 

「上頭為了不引起騷動,和吸引更多不懷好意的人,所以才會保密,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則是艾爾之石平安無事的奪回了,而拿回它的人是……。」

艾爸向約翰及紅髮女性說明到這裡時忽然停止繼續說下去,擺出面有難色的模樣,支支吾吾了一回兒。

 

這時在其他方向傳來了另一個聲音。

「是我。」

艾索德很意外的用平淡的語氣說道,眼中已經看不出剛才的驚慌匆忙。

 

「敵人很強……,連艾爾之石都是它主動歸還的,我也不明白這樣的行動到底有什麼意義……。」

艾索德故意將視線撇開,低聲的說出前幾天事情簡略的真相。

 

為什麼搶走了自己還歸還,又大費周章的再來偷一次?

 

因這令人不解的事情,四人頓時又掉進了一陣沉默裡。

 

「可惡啊!」

艾索德突然揮舞著雙手大聲得叫道:

「現在最重要的是搶回石頭啊!在等就來不及了!」

他向著其他三位情緒激動地大喊完後,轉過身腳雙腳已經準備奔跑邁出訓場,不過這個舉動被後方猛然伸上來抓住他的肩膀的手給阻止。

 

「羅悟隊長說時間太晚,說不定會有埋伏,敵人應該也無法跑遠,要我通知

搜查隊裡的其中三人,等到明早再做行動。」

這隻看似纖細的手力氣卻出奇的大,主人則是那位紅髮女性。

 

「我管不了那麼多!」

艾索德立刻大聲回道,使力的移動肩膀和甩動手臂,將這條阻止他的臂硬是給甩開,頭也不回就往練習場外衝了出去,不一回就消失在夜色之中。

 

「老師,你難道不阻止他嗎?!」

紅髮女性對於做出這種毫不考慮的魯莽行為的少年無計可施,只好把對象轉移到艾索德的爸爸,對這個看見自己兒子做出危險行動的爸爸發出責怪。

 

艾爸即使面對學生對於自己作為的質疑,還是沒有改變自己的心意。

 

「就讓他去吧。」

 

「放心吧!小艾也是艾爾搜查隊的一員,是該讓他去試著善盡自己的責任的時候了。」

艾爸眼中顯現出他對艾索德的信任,雖然仍舊摻雜了幾絲不安,不過此時此刻這個平時給人冒失感的大叔彷彿變了一個人般,變成一個對孩子有自己的見解,知道如何才是對他最好的方法的可靠老爸。

 

「似乎跟他姐姐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呢。」

 

艾爸最後喃喃的吐出幾個字,聲音小到大概僅是自己對自己的對話。

 

 

*                                                                              *

 

在夜晚的襯托下魔奇的森林裡並沒有幽暗的陰森感覺,而是有蟲鳴相伴的優雅夢幻,可能是魔奇的森林雖被稱之為森林,實際上森林裡大部分都是矮樹和草叢,且分布也沒有特別的密集,四周遍佈了上古時代遺留至現在的遺,大部分都因時間的摧殘而殘破不堪了。

 

魔奇森林是目前唯一能通往大城鎮的路徑,另一條路因過河橋的損壞而無法通行,其他地方則是被四周的山壁給擋住去路。

 

「兇手絕對會從這條路,一定要趕上啊!」

艾索德一面全力奔跑一面自言自語著,在無聲的森林裡只有艾索德腳踏擊草皮的聲音。

 

就在下一刻,前方的草叢出現了異樣的聲響。

 

析析。

 

就在艾索德奔相的正前方的草叢正在搖動,因夜晚的遮蔽以及樹木無法清楚的看見前方。

 

「誰?!」

艾索德從原本的最大速度瞬間用力的緊急煞車,地面因為強大的摩擦力飛起了一些塵土。

 

草叢的析析聲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接近,而也開始隱約看見裡面是一個人在慢慢地接近。

 

黑影愈來愈靠近,終於現出了真正的樣貌。

 

一位身穿紫色魔法短裙套服,深紫色的短髮,手上拿著象徵法師的法杖,單手握著法杖並靠在肩上。

 

這個人就是那個似乎跟艾索德有過結的人--愛莎。

 

「啊?!是你啊。」

沒有等到艾索德回答,愛莎反倒是一臉鬆了一口氣的模樣說著。

 

艾索德會在這種時刻見到愛莎同樣也感到十分的驚訝,更何況是在緊急事態之時,自然而然了就問出口:

「妳、妳、妳……為什麼在這?」

 

「剛才被一個女的通知艾爾之石被偷了,所以就先來看看啦!」

愛莎稍微嘟著嘴調高聲量說道,雖然讓感覺有些難以伺候,不過在同時也給人有點可愛的壞模樣。

 

「原來……,妳也是三人的其中一個。」

艾索德舉起一隻手托著下巴並同時把視線放低:

「既然遇到了,我們就……。」

 

艾索德的話還沒完時,四周的草叢猝然出現了動靜。

 

不同於方才的單處,這次是從四周同時傳了過來,而且很近,不像是從遠處走近的聲音。

 

察覺到此處的愛莎與艾索德開始提高緊戒心,屏著呼吸開始環顧四周並放低身軀

 

靜夜裡身在森林中的兩人,以及四周傳來的不祥之聲,不安與緊張猛然迸發。

 

「敵人……?」

 

 

, ,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