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艾爾搜查隊分組測驗結束的當天,艾索德一直在附近的森林訓練劍術一直到黃昏的時候,最後也在不注意間回到家裡完成一天的最後該做的事,一切的記憶都是如此的模糊,一切都是在生活中數千遍的行為形成的日常習慣,稱不上是完全的意識行為。

 

--今天就先休息吧,反正也累了,沒有動力,還是好好的去睡一覺好了。

 

在艾索德心中的剛剛萌生偷懶的念頭時--

 

「艾索德,要不要打一場?」

一頭不知道多久沒整理可以亂成這樣的紅色中長髮的大叔,穿著完全是休閒式的服裝,嘴邊還留有一搓搓的鬍渣,出現在艾索德面前。

 

雖然一副吊兒郎噹的模樣,卻給人一種深藏不露的感覺。

 

每天在家裡幾乎天天都會看到的人。

 

「老爸,今天就饒了我吧~。」

艾索德在把原本低垂的頭抬起,有氣無力的哀號著,在疲憊身軀連帶影響到視線的狀態下,模糊的焦點中出現的不只一個人,在艾爸身旁還站著一位男性。

 

艾索德才剛做出反應艾爸就猜中他的想法趕緊地對他進行解釋:

「不是跟我啦!是跟旁邊這位,名字叫約翰,你爸多年的好友,雖然年紀比我小一些就了。」

 

艾爸像艾索德開心的介紹他的友人,大拇指還豎起比了個「讚」的姿勢,露出他獨有的豪邁笑容,不過在說出最後一段後時臉上稍稍露出猶豫的神情。

 

這位艾爸的友人雖然留著時髦的金色短髮,不過從臉看來大概也有逼近中年的歲數了,而還沒得到艾索德的答應,身上早就穿上了練習時使用的褐色皮革衣,連護手都已經穿戴上,準備相當的周全

 

看見老爸的友人後靜默了一段時間:

「哪來的大叔?」平淡地說出的頭一句話卻帶非常大的殺傷力。

 

艾索德的話化做一個巨大的箭頭直接刺進約翰的胸口,約翰作勢往旁邊跌了一下:

「我今年也才三十歲,叫我大哥哥~!」

 

儘管約翰無奈的叫喊,艾索德仍舊維持非常平淡的語氣,不,已經可以說是很想無視掉約翰的口氣:

「有差嗎?大叔叔。」

 

這世界上可怕的東西很多,而其中一項就是爭論的對象太過於無視你,讓你永遠無法從敵人的反應得到滿足感,約翰只好嘆了嘆氣,先把這種無關緊要的話題晾一邊去:

「隨你便唄,回歸正題,其實我也是今年的搜查隊菜鳥,想跟隊友切磋切磋一下,聽說你的實力不錯,能跟我比一場?就以擊中胸部為勝負條件!」

 

這一番話不偏不倚又讓艾索德回想起上午所發生的難堪回憶,臉上不自覺的洩出尷尬與慚愧摻雜在一塊的情緒。

 

「拜託你啦!」

約翰雙手合十拜託著艾索德。

 

--對不起,我沒有你想的這麼厲害。

 

即使心中這麼想著,照理說應該回絕對戰邀請的艾索德卻沒有說出口,看著眼前已備戰完全的對手,那種想逆轉回憶的奢望,在艾索德的戰鬥慾裡盪出了一波波漣

漪。

 

「我接受你的挑戰。」

天平左右拉扯了一回兒,艾索德終於做出了最後的決定,或許是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自己現在又該做出什麼行動,原本猶豫的雙眸突然變得更加堅定。

 

「看我怎麼慘電你。」

彷彿是完全沒有之前的記憶般,艾索德又回復成以前的中二病模式。

 

約翰以笑容做出回應:

 

「求之不得。」

 

 

*                                                                                      *

 

就在艾索德平時訓練的練習場,整體寬廣度看起來比正常屋子還大一些,不過高度大概只有一層樓高,只有屋簷遮蔽的開放式空間,裡頭擺放一些練習用的護具,當然練習用的木劍也有好幾把,其中幾把上頭甚至布滿的長期以來使用所造成的損毀痕跡

 

兩人都已準備妥當,手上握有的木劍互相朝著對方,彼此專注的凝視著,看來身心都已經備戰完畢。

 

艾爸站在一旁,等待時機準備宣布指令,雖然稱不上是什麼裁判,但至少還是有些公正的作用。

 

「那麼--比賽開始!」

 

艾爸正式宣布比賽開始,並沒有大部分的決鬥中會有的對峙時間,當聲音迅速的傳入艾索德耳中,身體就急速的做出反應。

 

艾索德先是三步併作兩步以飛快的速度將兩人的距離拉近,不久就已經來到約翰的眼前,在如此接近的距離兩人用戰士的眼神彼此交會,而約翰則是稍稍的將身軀向後傾斜,似乎在等待著艾索德做出首次攻擊。

 

「太慢了!」

艾索德拉近距離後隨即揮動手中的木劍做出水平砍擊,木劍雖沒有真劍來得鋒利,在揮動時還是能感受到那股急迫想擊倒眼前對手的殺氣,照這種距離被搶先攻擊除了拿出木劍抵擋之外沒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想勉強閃過的話風險相當的大,幾乎是篤定閃不過下次的攻擊。

 

 

艾索德的木劍揮出後卻遲遲沒有停下,直到自己驚覺後才猛力止住,剛才明明在眼前的約翰,卻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劍的攻擊範圍之外。

 

「咦?!」

在艾索德對這遠超乎自己預料的閃避速度感到驚嘆的同時,約翰進行他的第一次攻擊,左手中的劍朝著攻擊落空出現破綻的艾索德揮去。

 

「可惡!」

眼看著約翰的木劍一步步逼近自己的胸口。

 

啪!

 

木劍與木劍相互擊中的清脆聲響,在千鈞一髮之際艾索德的木劍終於趕上自己的胸前。

 

「啊啊啊啊!」

 

艾索德成功擋下攻擊後向前將約翰的木劍推開,再次向前展開一連段的猛烈攻勢,試圖製造約翰的破綻,但不是被擋下就是被以異常快的動作給閃避。

 

並不是非常快,而是「異常」的快。 

 

 

「可惡!可惡!可惡!」 

艾索德藉由平時訓練已久的劍法,以及長時間以來所行成的動作習慣,在此時此刻經變得毫無章法,只能不斷揮著手中的木劍,木劍隨著拖泥帶水的動作拼命的亂砍一通。

 

 「為什麼……。」

 

身前的對手依然開心的笑著。 

 

「為什麼我打不到他啦--!」

 

 

--這把年紀才進入艾爾搜查隊,實力應該不強才對,而且連身體的防禦也漏洞百出,但為什麼每次快擊中他的時候都會被閃開?

 

「這種違和感到底……?」

 

明明滿是破綻,攻擊就是不奏效。

 

艾索德的木劍仍然持續發動攻勢,約翰雖然全部防守成功,還是只能趨於防守。

 

就這樣不斷的攻擊,再不斷的被閃避或是擋下,約翰還是沒有發動攻擊。

 

「就是這裡!」

在胡亂發動攻擊一段時間之後,艾索德似乎找到絕佳的機會興奮的大喊出,把原本揮動的動作變換作出刺擊,雙腳奮力向後施力,木劍的尖頭迅速突進約翰的胸口。

 

艾索德的木劍以最大的距離勉強刺中約翰的胸口,而約翰的木劍則是完全來不及做出反應。

 

約翰驚訝的睜大眼睛維持著被擊中的姿勢,艾索德也維持擊中約翰的姿勢,兩人都因剛剛的激烈攻防而急促的喘著氣。

 

迎來的是一陣沉默。

 

「勝方--艾索德!」

一旁觀戰的艾爸對這場比賽做出結果宣布,兩人才終於鬆了一口氣似的離開彼此。

 

 

「真的很強呢,艾索德。」

約翰把手伸向艾索德,對於剛剛還是對手的人表達友好之意。

 

「你也不賴啊!大叔。」

獲得勝利後的艾索德終於露出滿足的笑容,同樣伸出手握住約翰的手,這場勝利絕對不只是一場普通的勝利,還是艾索德面臨低潮時重要的及時雨。

就像受到命運之神的眷顧一樣,來的正是時候。

 

兩個人都致上了對於好的對手最高的敬意,就如互相珍惜著能擁有這樣好實力的對方一般。

 

就在同時,寧靜的夜晚突然傳來響亮的腳步聲,不斷的從遠方快速地接近。

 

「糟了!遭了!」

一名少女從夜色裡喘吁吁的跑進練習場,最後停在艾爸的面前,面帶恐色地用急促裡帶有喘氣聲的虛弱聲音勉強說著:

 

「老、老師……呼呼……村莊的……地之艾爾石被偷走了!」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