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黑凸顯出天上的繁星,靜夜的魔奇森林中,物體快速移動摩擦草叢的聲音持續的傳出。

 

一道黑色影子正快速穿梭在矮叢與遍佈的殘破遺跡之間,俐落快速的閃避阻擋物並快速的行進著。

 

看見前方的巨大遺跡,迅速的把原本前傾奔跑的身軀低壓,雙腳一蹬跳起,黑色的身影在月光中現出原貌,一頭黃綠色的亮麗長髮在風的驅使下輕輕飄逸,猶如平靜大海中偶爾出現的小小波動,綠色的低胸上衣與藍白相間的短裙,腳上穿著的類似白色長靴卻沒有長靴厚重感的鞋子,左手上拿著一把綠色的長弓,月光照出這位女性的面貌,成熟中仍帶著一點稚嫩的少女面容,整個人的身影在月光襯托下更顯得優雅高貴

 

在一個大跳躍後輕鬆的越過高足有五、六公尺左右那麼高的遺跡,最後雙腳快速的縮起,身體帶著高速的旋轉,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後,在落地前再度伸雙腳穩健的踏在草地上,這高難度的動作之後她並沒有因此而停駐,完美的落地再接著壓低身軀降低風阻向前奔跑而去。

 

奔跑了一段距離後,女孩彷彿忽然發現了什麼似的緊急的向草地施力急踏,並將握有弓的手向前伸出,另一手則握緊弓上發出不可思議的綠色光芒的弓弦,再向後彎曲手臂將弓弦往後拉,擺出預備射擊的姿勢。

 

綠色的雙眸在此刻專注的看向前方的某處。

 

原本沒有箭矢的弓上憑空出現數枝紅色光箭矢,握住弓弦的手一放開弓弦帶著強大的衝擊力將箭矢向前發射出去,箭矢並沒有往固定的方向飛去,就像有生命一樣飛出各自的弧度,在空中化做一道道紅色的絲線,最後似乎找到目標般,集中飛向黑暗之中在前方不遠的樹林間。

 

「嗚啊!」

箭矢消失在黑暗之中不久後從前方傳來一陣痛苦的哀嚎聲。

 

看來她的目標就在前方。

 

不知何時,綠髮女孩已用極快的身手移動到離目標物最近的一棵樹上,一手輕扶著樹幹蹲立在粗樹枝上,俯視著下方一個人因逃亡後又被攻擊中的狽模樣

 

「就是你吧?」

這名女孩用有著幾分成熟的嬌嫩聲音,帶著質問的語氣問道:

「你跟前幾天的人是一伙的吧?」

 

面對少女的質問,這種被攻擊的人並沒有馬上做出回答。

 

這人因痛覺慢慢的消去終於得以站穩腳步,轉過身緩緩地仰起將視移向樹上的綠髮少女。

 

被攻擊的人是一位有著褐色短髮的中年男性,體型相當的壯碩,衣服都被撐得緊緊,手上拿著一把比他本人還巨大的彎刀,臉看起來是標準粗野的人,引人注意的是右眼上有著一深深的傷疤。

 

「被妳猜中了呢,美女。」

中年男性發出重濁的厚嗓音,儘管有長時間奔跑帶來的疲累與被攻擊所造成的傷勢,仍然用輕佻的語氣並勉強擠出微笑說著:

「怎麼不過來阿美女?」

 

綠髮少女面對敵人所發出的挑釁後表情還是不為所動。

 

最後少女露出微笑,卻不是一般善意的微笑,而是那種對敵人充滿鄙視的笑容,這些鄙視的情緒從小嘴裡說出:

「因為你跟他們都是一副糟糕樣啊。」

似乎對這樣的嘴砲戰非常拿手一樣,少女游刃有餘的做出還擊。

 

接著少女將手上的弓收回到身後,再往地面上輕輕一跳,利用重力加速度以飛快的速度接近眼前的大叔,以一隻腳伸直向前的俯衝姿勢做出攻擊。

 

「給我乖乖交出艾爾之石!」

少女在急速俯衝的同時大喊道,嬌小的身軀在極快的速度下仍形成強大的風阻。

 

大叔立刻揮動手上的彎刀向著飛衝而來的少女揮去:

「白痴!在空中直朝著我衝來妳就閃不掉了,去死吧!」

大叔用混濁的聲音大聲喊道,帶著猙獰的面容,憤怒的用盡力氣揮動手中的刀。

 

刀鋒一步步接近女孩,眼看就即將擊中--

 

女孩消失了。

 

這不是人類可以做到的動作。

 

彷彿在女孩的腳底有著一塊可以讓她在空中再度跳躍的地面,用另一種說法更像是踏著輕飄的空氣做出跳躍。

 

女孩在空中做出幾圈的翻滾後急速落在大叔身後的地面上,以一隻腳做為支撐並轉動身體,另一隻腳做出強力的側旋踢,不偏不倚的命中大叔的頭部,大叔雖因壯碩的體型而沒有直接倒下,還是因這次的踢擊而重心不穩。

 

女孩順著側旋踢的強勁力道三百六十度轉動身體,再度回到原位抬起另一隻腳向前做出直線的上端踢擊,原本重心不穩的大叔被這次的踢擊直接擊飛了幾公尺後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因體重加上衝擊力道地面揚起了一陣塵土。

 

少女微微彎著雙腳並放低重心,雙手輕輕的彎曲舉在胸前:

「遲鈍。」

她的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太大的變化,或許是因敵人毫無反抗之力,口氣也維持一貫的平順:

「是時候了結你了。」

 

少女踏著平穩的腳步慢慢接近那個被自己打倒在地的敵人,在靠近的同時一面把手伸向背後拿起背後的弓。

 

躺在地面身上沾滿了灰土的大叔用手顫抖的撐起自己那壯碩的身體,低著頭沒有做出任何行動,似乎也沒有要逃跑的打算。

 

「哼哼哼哼哼……哈哈哈哈。」

大叔不知所以的發出渾厚的悶笑聲,因笑整個身體都抖動了起來:

「妳以為那麼簡單?」

 

轟轟--。

 

有如某種東西在空中推進,在遠處傳來非常細小的聲音,這聲音相當快的速度開始變大。

 

少女停下腳步立刻將視線移向聲音的來源方向,看著在黑暗中逐漸清晰的身影:

 

「這是……?」

 

 

*                                                                                 *

 

 

 

靜夜裡身在森林中的兩人,以及四周傳來的不祥之聲,不安與緊張猛然迸發。

 

「敵人……?」

 

兩人此刻連口水都不敢吞,背對背看著四周心跳開始加快,而四面的草叢的騷動也越來越明顯。

 

在黑夜遇到敵襲是再糟不過的事,即使兩人在決定追擊偷竊艾爾之石的敵人時對此已有所覺悟,但真正遇上時的臨場感壓迫得兩人反應不及。

 

啪!

 

四周的敵人同時從草叢裡跳出圍繞住四周,躲在草叢裡的身影終於現出原形。

 

不是當初預料的可怕敵人。

 

「在下威廉是也噗!」

從草叢裡出現的不是人,而是一群有著「熊的身體」而頭部長得類似於「鼠頭」模樣的動物,體型比起兩人還要矮小,是一種被人類稱為「噗魯」的動物,牠們以實力來說根本稱不上是敵人,甚至都可以當做寵物來養了,雖然大部分是如此,當然還是有少數的「例外」。

 

不同於其他噗魯的「裸體」與手拿棍棒,其中一位穿著皮革吊帶且手拿短劍的噗魯,代表眾噗魯對著艾索德和愛莎大聲叫道:

「交出你們身上的好錢的東西噗!否則別怪帥哥不講理噗!」

 

雖然鬆了一口氣,艾索德與愛莎看著這位讓自己虛驚一場的噗魯,抖著一邊嘴角微微瞇起雙露出無奈的模樣。

 

兩人對噗魯的話有同樣的疑問:

 

「好錢是什麼東西?」

 

 

 

, , , ,

Kiko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